【深度解構】特朗普想得美!美研超長期國債係危機?

2019年09月13日 18:36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Getty Images圖片)
目前美國國債規模已高達22.5萬億美元,為史上最高,即勁過2008年金融海嘯前,反映債務不可持續,經常被批評猶如危害全球經濟的「計時炸彈」!不過,隨着各國央行繼續「大放水」,美國政府不但沒有意欲減債,反而想趁低息環境發行超長期國債,以鎖定資金成本,進行新一輪「債冚債」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事實上,美國財長姆努欽周四(12日)已表示,過去兩年財政部一直「認真考慮」發行超長期債券,如果50年期國債發行成功,還將考慮發行100年期國債!
然而,有意見認為,這種「長命債、長命還」的方式,並不能消除債務黑洞,反而變相吞噬各國外匯來填氹,到了爆破之時,只怕無人能幸免、亦無法挽救!
【美國債務很驚人 但無意減】
官方數據顯示,美國聯邦政府2019財年(9月底屆滿)預算赤字,截至8月已突破了1萬億美元,為7年以來首次突破萬億水平;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累計赤字8,981億美元。
與此同時,美國國債規模達到22.5萬億美元,約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05%,意味着美國人均負擔政府債務6.8萬美元,在發達國家中位於前列。
回看美國總統特朗普於2017年1月上任時,美國國債規模為19.95萬億美元,即平均每年增約1萬億美元,主因是他推出了3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減稅方案。
相比之下,前總統奧巴馬執政8年,美債增加了9.3萬億美元,即平均每年增加1.16萬億美元,略高於特朗普,使奧巴馬任內的國債與GDP比率由77.3%增至103.6%。不過,當時是因2008年發生了金融海嘯,才大舉發債應對經濟蕭條,如今特朗普未到衰退就已大舉負債,無疑是「先使未來錢」。
【歐央行政策有利特朗普】
特朗普面對龐大負債,同時聯儲局將利率加至2厘以上,令單是國債利息開支,已足夠影響財政預算。因此,解決債務問題是刻不容緩,其中一個方法是發行超長期債券,即「一段長時間」內只需還息,令發債所得的資金可以用於救市。(下文再解釋)
不過,美國能否發行超長期國債,需要視乎50年期和30年期之間的利差水平,要「債仔」願意持有債務50年、甚至100年,債息一定要有吸引力。然而,若30年期債息太高,發行50年期國債的機會就愈低,故30年期債息是愈低愈好,在今年8月曾跌至1.9厘水平的歷史新低,主要原因是歐央行極有機會深化負利率,讓資金湧入長年期美債。
對此,姆努欽預計,歐洲央行深化負利率,可能會推動更多全球資本流入美國國債,因為美債目前仍有「正回報」,預計將推高美國債券價格,使孳息率下跌,為發行超長期美國國債,以鎖定低借貸成本提供了機會。
【「零利率、債務重組」想得美!】
要使發行超長期國債變得吸引,除了靠歐央行「助力」外,特朗普更需聯儲局配合!他已催促聯儲局要減息至零、甚至負利率,讓美國可開始重組債務。
明顯地,他的妙想是在市場利率較低的時期,通過「債冚債」的方式,使新借來的低息國債,來提前償還之前的高息國債,從而實現債務替換,使利息支出減少。
不過,正如特朗普所說,這美妙的「債冚債」」需要零息、甚至負利率來幫忙。因此,大前提是「負利率」很好嗎?聯儲局願意嗎?
對此,姆努欽不像特朗普般熱衷負利率。他表示,不清楚負利率是否有利於經濟增長,但負利率必然會對銀行業務不利,如果沒有健康的銀行業務,就很難實現經濟增長。
有分析亦認為,如果美國實行負利率,資金就會停止流入美國,將減緩美國私人企業的盈利增長,總體上是危害美國經濟。
【「長命債、長命還」埋藏危機】
事實上,延長和減少美國國債借貸風險對特朗普政府而言,是非常具有吸引力,因為發行超長期債券,本金有排也不用償還,將有利補充財政赤字,不用納稅人「出錢」彌補,即有利特朗普落實2020年再向中產階級減稅。
另外,由於全球債息偏向下跌,歐洲、日本的債券更是負利率,美國發行利率較高的超長期債券,可以讓養老基金等長線資金,透過購買超長期債券,獲得一些額外而穩定的回報。
不過,發行超長期國債並非百利而無一害,有評論認為,這只是延後美國政府的還債時間,期間仍需支付更高利息,才能吸引投資者購買,變相加重利息負擔。與此同時,美國債務黑洞並未消除,萬一債務到了爆破之時,更會損害到中國及日本等美國國債的最大買家,全球恐「一鑊熟」。
【特朗普這賭博恐是「攬炒」】
明顯地,特朗普是在押注通脹長期偏低,以及歐、日長期負利率,否則通脹只要驟然來臨,央行就要焗加息,屆時反映利率去向的債息就會抽升,泡沫會爆破。
------
立即參加「賞您睇」:https://reward.on.cc/theclub/promote/index.html
Click下面粒掣,儲on.cc coins!機票、家電、超市禮券、過萬份獎品等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