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羅德:沽空具4大功用 遭污名化有失公允

2021年02月23日 08: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近日,散戶與對沖基金就美國電腦遊戲零售商GameStop股票展開沽空大戰,引發世界各大傳媒爭相報道。這次事件亦讓「沽空」這種令人不安的市場行為頓成焦點。
若要循道德觀念評論「沽空」的話,我們便不應將之視作一項單一的原則,而是需要就不同沽空者的行為進行審視。整體而言,這些行為背後的動機大致可分為以下四類:
***極端選股***
對於極端選股者而言,他們的目的是尋求一些估值偏高的股票,或者是一些存在結構性挑戰但相關因素尚未完全反映到價格之上的股票。由於這類投資者認為這些股票的估值將跌至較合理水平,因此以「沽空」的手法進行配置將比單純持有長倉的投資組合來得更為直接。
另外,現時有愈來愈多以可持續性為重點的基金採取沽空策略。一些投資者傾向在他們的投資組合當中剔除某些行業,例如煙草股。然而,更極端的做法是直接沽空這些行業。較為普遍的做法則是對可持續發展表現較差或正在惡化的企業進行沽售。
***股東維權***
維權股東並不會作出市場最終將讓企業估值回到應有水平這樣的假設,反而會採取積極干預手段來達致他們的目標。這類沽空者通常會大肆宣揚他們認為一家企業估值偏高的原因。這種做法在某程度而言是值得稱頌的。一些沽空者在進行取證分析後能夠發現一些先前未得到應有重視的問題,而將相關資訊公諸於世亦變相可以迫使企業管理層正視和處理這些問題。
然而,這種做法因一些手法較為極端的維權股東而蒙受污名。以往曾有一些維權股東被發現在報刊上惡意散布毫無依據的謠言和作出惡意誹謗。他們通過這種做法來滿足自己在交易中獲利的私心,但一些原本經營狀況良好的企業亦有可能因此陷入財務困境。即使被攻擊的企業最終能夠擊破謠言,沽空者亦有可能已在投機獲利和對相關企業造成毀滅性傷害之後全身而退。
***管理風險***
風險管理者利用沽空手段控制投資組合當中的風險,並以盡可能單純的方式表達他們對特定股票的看法。舉例當一名投資者希望表達對個別股票可跑贏大市的觀點時,其中一種做法是買入這隻股票。然而,若市場其後下跌,這隻股票亦有可能跟隨向下發展。雖然當這隻股票的跌幅小於市場跌幅已經足以證明原先的觀點正確,但若該隻股票受整體市場下跌拖累而表現低迷的話,那麼是否跑贏大市亦已不再重要了。
其中一個避免這種情況的方法是在買入相關股票時同步在市場上建立期貨短倉。這樣,個股與市場之間的回報差額便成了投資者可以獲得的回報。在上述示例中,投資者股市下跌的情況下仍可透過交易鎖定利潤。投資者可以透過沽空明確表達其對特定股票或行業的看法,同時達到降低波動性及虧損風險的目的。這種做法通常相對低調,而且不會為個別企業的正常經營狀況帶來影響。因此,我們認為這類沽空並不會構成與投資道德相關的關注。
***理性順勢投資***
順勢投資者旨在透過跟隨大市趨勢來獲取回報。他們會在升市時買入,並在市場下跌時進行沽空操作。這些策略背後通常都有強大的電腦算法支持,而且涉及高度量化和系統性的分析研究。由於這是純粹基於數學的一種手法,不會受情感因素左右,因此不會被冠以故意壓低股價的罵名。
簡而論之,「沽空」一直都背負着有失公允的罪名。與其避之則吉,投資者(特別是道德意識較高的投資者)更應確切地了解這種做法的潛在用途和沽空者的動機。沽空對於投資表現和企業管治而言都能帶來顯著裨益。雖然有部分沽空者有失投資道德,但沽空操作本身並不一定如此。
施羅德投資管理研究及分析主管 Duncan Lam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