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俊傑:美債息雖上升 惟加息為時尚早?

2021年03月05日 07:3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近日美國國債孳息率上升,引起市場關注,背後原因眾說紛紜。美國國債是金融市場上很重要的資產,特別是長債,因為市場人士認為美國國家面臨破產的風險極為之低,即美國違約風險接近零。而當談及到投資回報之時,便會將美國長債息率在分析上作為比較。
經濟學上,債息抽升,債價下跌,代表投資者將資金由國債轉至風險及潛在回報相對較高的資產,是市場對經濟景氣表示樂觀的徵兆。然而,過去一星期,不少輿論都將債息回升、通脹預期升溫、與美國聯儲局加息及股市下跌拉上關係。金融產品價格變化,從來都是受多方因素所影響。因此,他們之間存在關係是必然,但投資者必須清楚,兩者之間的關係究竟有多大?
近日備受注目的美債年期,主要是10年期、5年期及2年期。而今次債息上升,其實亦只集中於10年及5年期。在過去十年,10年期債息最高約3.50%,平均值在2%以上。在2020年疫情爆發之前,3大低點均在1.50%附近。若果經濟從疫情走出低谷,10年債息由現時的1.46%回升至1.50%至2.00%之間,其實亦屬恰當。承上,10年債息上升,表示經濟復甦見到曙光。相反,2年期債息雖然有所跟隨,惟波幅相對輕微,息率仍然低過250天平均值。2年期債息沒有大幅上升,不但暗示投資者並不預期短期經濟強勁,更重要的是美國聯儲局會繼續買債,同時不會加息。
另一方面,通脹預期升溫,令投資者憧憬美國聯儲局可能有機會提升息口。
首先,通脹預期升溫屬相當合理。因為隨着疫情有所緩和,經濟活動很大可能逐步回復正常。原材料供應商出現提高價格的情況,以及供應鏈在經濟復甦初期未能夠完全投入正常運作,都令供應短缺引致物價最終上升。不過,即使物價最終上升,能夠持續多久,以及水平多高,仍然存在變數。因為隨着員工重返勞動市場,航運如常,供應問題將會得到紓緩,加價壓力便會回落。所以通脹上升壓力雖然存在,但長期處於高水平的可能相對較低。
事實上,美國聯儲局自主席鮑威爾上台之後,已經在貨幣政策指引上作出調整,表明該局容許通脹在一段時間內超出2%的目標水平。此外,由年初開始,局方已經多次明確表明,聯邦儲備利率目標會在未來2至3年繼續處於極低水平。而且在加息之前,亦可能先需要在資產負債表上進行縮減。
概括而言,在現階段憧憬美國聯儲局調整其極寬鬆政策,似乎言之尚早。如果因為憧憬美國加息而改變了投資方向,相信要及時修正觀念。
艾德證券期貨高級副總裁 熊俊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