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倫倡「全球稅改」猶如「特」式宣戰 中國怎應對?

2021年04月07日 22:26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美國財長耶倫主張制訂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倡議,一石激起千層浪。有外媒形容,此項提案與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決定對華掀起貿易戰同樣轟動,藉以展示美國霸權。拜登政府甫上場,便計劃解決稅收這項長久以來懸而未決的難題,足證其「一統天下」的決心,亦向中國示警資本戰開打了。
20國集團(G20)財金官員周三舉行網上會議,當中,耶倫所提出的稅率問題將是今屆G20的一大亮點,而德國與法國稱,是次會議可能推進年中前達成一項里程碑協議。據悉,G20財金官員希望在年中前就最低企業稅率達成一致共識,將是一個世代以來,首次逾140個國家就跨境商務徵稅更新規則。
統一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實質上有其急切性,因在截至2018年的10年間,流經7個離岸避稅天堂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就達到全球的三分之一,而這些投資本應被徵收更高稅率。根據經合組織(OECD)去年研究,遏止避稅行為的措施可望為各國帶來每年約1,000億美元的收益。
事實上,自2008年以來,37個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有24個降低了自己的企業稅率,只有7個提高,亦即是成員國為防止利潤外流,寧願降低本國稅率,問題在於著名的避稅天堂開曼群島和英屬維爾京群島等,甚至連企業利潤稅都不收。
●或損害小型經濟體
就耶倫的「世界大融合」,剛被《福布斯》評為全球首富的電商一哥亞馬遜創辦人貝索斯迅速歸邊,周二表態支持美國將企業稅由21%上調至28%,以作為當地基建計劃資金。他稱,認同基建投資需要各方的讓步,無論是相關細節或運用範圍(上調企業稅率)。拜登上周曾提到,亞馬遜是91家利用各種漏洞而毋須繳交聯邦利得稅的財富500大企業之一。
雖然巨企迅速就範,但作為離岸避稅國之一、稅率僅12.5%的愛爾蘭,其財長Paschal Donohoe提出憂慮,全球最低稅率可能影響該國這類較小型經濟體,因當地是靠低稅吸引國際投資者。
事實上,耶倫不是第一個建議嚴厲打擊避稅行為的人。每次世界經濟遇到重創,各地財長都打算由稅收入手,惟因涉及眾多國家及企業利益,一直未達共識。耶倫嘗試解決稅率問題挑戰仍很大,但若有進展,則凸顯美國在國際金融事務中仍有強大話語權。
【華限外資行業務 對應美走資布局】
正當海外企業以為中國的金融大門將會愈打愈開時,外媒最新傳出中國大幅限制外資銀行在華開展業務的消息。中國之所以由「擁抱資本」到「有意送客」,正是要應對美國已發動的資本戰把戲,主要憂慮流入的資金愈龐大,尤其是熱錢,一旦突然湧出,愈容易釀成金融體系重大風險,刺破資產泡沫。
有消息指出,中國已出台新規例,大幅限制外資銀行在華開展業務的能力,目的之一是為了保住本土銀行的相對競爭力。據悉,內地於去年12月和今年1月推出了一批規定,對外資銀行由海外轉移到中國的資金額度作出限制。而上周三生效的另一條規例,更進一步要求許多外資銀行減少放貸,並出售債券和其他投資。
●防熱錢危害金融穩定
消息人士稱,資金限制的新規定已引起了全球銀行高管和依賴海外銀行貸款的在華外資公司關注。外資擔心新規定可能會令外資企業在取得貸款或融資時,更大幅度地依賴國有銀行,變相將資金話語權落入中國官方的手中。
雖然業界沒有高調談論新規,但外媒透露,中國歐盟商會於今年1月發給人民銀行的信中,就已對限制海外轉帳金額表達擔憂。信中稱「這個重大結構性變化」帶來的風險,可能從根本上扭轉在華歐資銀行的戰略發展方向。
誠然,人民幣近月走勢與經濟脫鈎,扭轉了之前的升浪,明顯是中國對資本戰的部署,人行一系列措施目的就是要讓資金流入中國變得稍為困難、流出稍為容易。及後,其他監管機構又要求中資及外資銀行縮小資產負債表,主要出於對中國信貸快速增長的擔憂。
中國近期之所以要限制外資流入,皆因有統計顯示,外資去年持有中國股票的規模按年大增62%,至3.4萬億元人民幣;所持債券亦飆47%,至3.3萬億元,人民幣匯價創逾10年最佳季度表現。到了今年首兩個月,外資又淨買入總值535億美元的中國債券。這在外界看起來的好的現象實質堪憂,中證監主席易會滿甚至直言,熱錢大進大出,對市場是傷害,要嚴格管控。人行前著名智囊李稻葵更明言,憂慮今年下半年面對走資威脅。
面對當前世界政局,經濟學家分析,資金流出固然是重要問題,中國當局更擔心資金流入,因一旦市場狀況改變,可以一下子變為資本流出,大幅影響資產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