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羅德:高通脹殺到 能源股值博

2021年04月28日 08: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Getty Images)
市場擔憂多國財政刺激方案和疫情後的開支急增可能推高通脹,近期債券孳息率大幅向上,引發了股票市場波動。按名義孳息率與美國抗通脹債券孳息率差額計算的5年通脹預期,已從疫情期間的低位大幅回升至現時2.5%的水平,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一般而言,適度通脹通常會伴隨着經濟、企業利潤和股價的增長,因此對股市有利。然而,若經濟增長過熱而通脹又太高,形勢便有可能會迅速轉為對股市投資者不利。幸好,通脹升溫並不是對所有板塊都會帶來同樣的影響,部分表現可能會相對穩健。
通脹對沖是能夠在物價上升時提供風險保護的一種投資。不同股票板塊到底有多經常能夠做到這一點?他們所提供的保護又有多大呢?雖然股市在通脹高企和持續向上的情況下一般都表現低迷,但從行業的層面而言,投資者仍有可能在個別板塊避險,包括石油及天然氣公司在內的能源行業便是其中之一。這類公司以往有71%時間跑贏通脹,而每年平均實際回報更達到9%。這是相對直觀的結果,因能源股收入是與作為通脹指數關鍵組成部分的能源價格掛鈎。因此,這些股票的表現在通脹升溫之際亦自然做好。
另一種可以在通脹風險中提供保護的是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以往有67%時間跑贏通脹,並平均錄得4.7%實際回報。他們能夠通過持有的房地產資產轉嫁租賃合約和房地產的價格升幅,從而對沖部分通脹風險。
相反,房地產按揭信託是表現最遜色的行業之一。正如債券一樣,房地產按揭信託的票息價值會隨着通脹上升而下降,繼而讓孳息率上升和價格下跌,以作彌補。
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資訊科技股未來的利潤增長預期。由於相關企業大部分的現金流預期需要到遙遠的未來方能實現,在通脹升溫的情況下,按現價計算的現金流價值便將明顯地低得多。另方面,由於金融股的現金流通常都是集中地以較短時間實現,因此表現亦相對較好。
然而,高通脹仍有可能帶來負面影響,對銀行而言更是如此,因為這會蠶食未來方會償還的現有貸款現值。
公用股只有50%時間能夠跑贏通脹,表現略為令人失望,雖然本質上是壟斷企業,按道理應該可將上漲的成本轉嫁予消費者,藉以維持毛利率,但在現實中,監管部門通常會介入,讓這些公司無法完全轉嫁成本。
此外,由於公用股的業務和派付的股息較穩定,因此在交易中通常會被視為「債券替代品」,這意味着當通脹上升(及債券價格下跌)時,他們被拋售的情況將較其他行業嚴重。
同時,雖然黃金通常會被投資者視作對沖貨幣貶值的理想選擇,但貴金屬及採礦行業企業的往績則好壞參差。平均而言,這類企業在通脹高企及持續上升的環境下可錄得8%的平均實際回報,但實際的兌現機率就像「擲公字」一樣,以往只有47%的時間能夠跑贏通脹,遠低於很多其他行業。
概括而言,若通脹確實在某個階段出現回升,股票價格或會因此出現負面反應。不過,一些行業消化這些影響的能力可能較強,有的行業更有機會因此受惠。
施羅德投資管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