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B1:iBond認購史上最狂 預計穩中兩手

2021年06月12日 00:2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今年通脹掛鈎債券認購額創新高。
香港新一批通脹掛鈎債券(iBond)認購反應史上最佳,皆因民眾顧慮通脹及投資市場前景。然而,環球通脹始作俑者美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爆燈」惹來收水聲音,加上內地嚴控漲價,令身處夾縫的香港通脹或不會太高,勢必影響iBond回報。
今年通脹掛鈎債券(iBond)認購人數及金額均創歷史新高!第八批iBond周五(11日)截止認購,政府發言人指,據初步統計,新一批iBond錄得約71.7萬人認購,涉及金額近545.8億元,超購約2.6倍。
由於認購反應熱烈,預計最終發行額將會由150億元,提高至上限200億元,在循環配發機制下,意味每人穩中兩手,以保底息兩厘計,每手穩賺200元。
今期iBond「保底息」雖然僅維持在兩厘水平,但是在環球持續低息、通脹預期升溫,以及近期欠缺大型新股上市等情況之下,吸引了不少投資者認購。政府發言人表示,認購人數及金額分別按年增加55%及40%。
有市場人士則指出,儘管預期今年認購人數將超越去年的45.63萬人,但大幅拋離實屬預料之外,即使扣減重複認購人數,預計仍高達70萬人以上。
港府計劃於本月21日公布iBond最終分配結果,並於23日發行,翌日在聯交所上市,認購人士若然透過銀行認購,可以透過場外交易市場(OTC)即日沽出。
各銀行均表示,今年認購情況熱烈,部分更打破歷年紀錄,其中,恒生銀行(00011)和渣打銀行的iBond總認購金額、滙豐銀行iBond申請宗數,以及中國銀行(香港)認購金額及宗數均創新高。工商銀行(亞洲)更有豪客斥資500萬元認購,該行平均認購金額為9萬元。
上海商業銀行執行副總裁兼零售銀行業務總監陳志偉預料,iBond首日會上升至104元,若投資者覺得通脹會升溫,加上目前銀行存款息率較低,可以考慮繼續持有。該行今年認購反應理想,平均認購金額高達8萬元。
綜合券商資料顯示,認購反應踴躍,耀才證券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許繹彬表示,今年該行的iBond認購金額及人數均創歷來新高,人數較去年大增3倍,亦吸引大量新客開戶。
至於致富認購人數約1.7萬人,涉及金額約9.5億元。該行董事及證券業務主管郭家安稱,今年接獲約500人趕認購的「尾班車」,預料iBond首日上市有機會見102.5至103.5元。
隨着iBond截止認購,銀行陸續推出退款優惠。中信銀行(國際)表示,客戶以iBond認購退款到分行敍做3個月或6個月港元定期存款,可以享有0.7厘(3個月)或0.75厘(6個月)限時優惠息率。透過工銀亞洲分行渠道申請iBond,以存款額10萬元或以上、開立228天港元定期存款的客戶,可享0.5厘年利率優惠。
港人追捧iBond原因之一是預計通脹升溫,惟此乃較長線投資,長揸與否須弄清世界通脹大局。作為放水之首的美國大舉發債為經濟續命,聯邦政府預算赤字再創新高;作為央行的聯儲局為了配合,放水規模也是前所未見,最新數據顯示截至周四止當周,該局資產負債表規模首破8萬億美元(約62.4萬億港元)。然而,美國家庭財富卻在疫情期間大增,形成「國窮民富」,基金大戶呼籲要警惕,反映離收水不遠矣!
截至首季底,美國家庭及非牟利組織資產淨值達136.91萬億美元,按年增22.95%;來自企業股票及互惠基金的資產總額按年飆63.64%。總體而言,金融資產總值按年增25.69%至109.56萬億美元,高於2019年第四季的疫前水平。美股過去一年大升也造就財富效應,當前已不止是金融市場水浸,連一般家庭也累積巨富。
因疫情導致外出消費需求跌,民眾更易儲蓄。美國上季家庭及非牟利組織資產總值154.16萬億美元,按季升3.48%;反觀負債增長比不上財富增值,按季增速僅1.09%至17.24萬億美元。債務增速放緩,意味聯儲局政策可更具靈活性,不用擔心貨幣政策緊縮會為令民間借貸成本急升,初步具備收水條件。
美國人財富不斷增長,因政府為國民提供紓困,代價卻是債台高築。美國財政部顯示,今財年截至5月聯邦預算赤字達2.06萬億美元新高,高於去年同期1.88萬億美元。單計5月,聯邦預算赤字1,320億美元,低於去年5月的預算赤字3,988億美元,當時美國政府正推行首輪防疫紓困措施。
事實上,除了美國外,許多國家亦因抗疫而背上沉重債務。20國集團(G20)早前同意暫停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利息。惟美國財長耶倫表示,利息減免為了幫助貧窮國家重振經濟,不希望相關款項被用來支付中國債務。
另美國5月通脹按年增5%,市場冀聯儲局考慮收水。全球最強大戶之一貝萊德指,民生必需品價格上升,對低收入階層傷害最大。供應鏈中斷在疫情期間擾亂汽車業,令二手車漲價,而汽油價格更較去年漲56%,對低收入家庭更是直接打擊。僅為了通脹目標而容許高通脹,將帶來非常現實的問題。
ING亦指,就業回升及收入增長加快,對消費者信心有着強大的支撐。隨着經濟活動重新開放,人們有更多消費選擇,而大量財富積累,只會增加家庭支出潛力,或令需求增長快過供應復甦。這意味供不應求將持續存在,使通脹於更長時間保持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