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榮華:全球逐漸興起「刷臉支付」

2021年11月29日 08:3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俄羅斯莫斯科地鐵全線車站於10月15日引入Face Pay的「刷臉支付」系統,乘客只需要經過專用閘門,向鏡頭「刷臉」,支付系統就會自動扣繳車費,乘客可以通行無阻地乘坐俄羅斯首都的鐵路交通。
其實「刷臉支付」近年已開始在全球普及,內地有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大巨型平台推動,全國滲透率不斷提高。美國公司PopID的人臉辨識支付系統,亦已經在全國70多間餐廳、咖啡店等使用。在2019年,香港機場的免稅店Duty Zero也曾經引人支付寶的「刷臉支付」並投入服務,只需要十數秒,就能完成整個付款程序,惟只限內地支付寶用戶可透過人臉辨識消費,而反應只是一般。
細看「刷臉支付」的程序,以支付寶為例,有帳戶註冊、上載照片登記、人臉識別和支付等。系統的人臉識別功能,需要對人臉的特徵進行準確識別,然後將生物統計學技術,與電腦圖像處理技術,進行有效結合,再通過圖像技術處理來提取影片中人臉的特徵。然後在此基礎上,利用生物統計學技術構建數學模型,即可獲得人臉形態的模板;再將該模板與消費者,即被偵測者的面部特徵,進行比較分析,即可獲得二者之間的相似值,就可以判斷二者是否為相同一人。
在第一次使用的時候,消費者需要登記個人資料、上載照片、連繫支付帳戶資訊等。每次支付,只要在下單購買後,讓支付系統掃描使用者臉部,並確認身份,在識別無誤後,即可完成扣款。支付寶的「刷臉支付」,採用3D人臉識別技術,具備金融級安全性,目前識別準確率已達到了99.99%。
不過,「刷臉支付」暫時未能在香港普及,有以下幾個原因。第一,科技愈來愈廣泛應用的同時,人臉辨識、掌紋辨識等生物識別技術應用,在世界各地引起不少爭議。反對者主要憂慮個人資料會對外洩露,也有市民擔心技術會成為人身監控的用途。
第二,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市民外出工作和活動時,大都佩戴口罩,付款時需要除掉口罩作人臉辨識,也是一大麻煩。雖然有一部分人臉識別系統強調,即使消費者戴上口罩,也能進行人臉辨識,但是準確性成疑。
第三,現時的電子支付方法,也有足夠類型供香港市民選擇,未必需要轉用「刷臉支付」;而市民選擇支付方法,也多以方便和自己習慣為主。
其實科技的發展,是需要時間讓人認識了解,技術、私隱保密和運作流程,也會逐漸安全和優化,相信在疫情過後,「刷臉支付」可以發展得更好;而類似的「刷臉支付」商店,未來還可在更多場景使用。
香港電腦學會金融科技專家小組執行委員會成員 羅榮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