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B1:中美幣策分化超預期

2022年01月25日 00:22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隨着中國受疫情湧現的影響,有內地官方智庫機構估計,當地今年經濟增長恐較預期遜色,需靠官方加大經濟刺激力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才能「保5」。人民銀行前智囊余永定亦揚言,單靠降息不足以維持官方增長目標,需更多財政政策配合。市場憂慮近日內地頻頻「放水」減息舉措,或限制人民幣升值空間,即使周一(24日)在岸人民幣和人民幣中間價均創逾3年半新高,但分析料人民幣在農曆新年後恐面臨回調風險。
中國社會科學院宏觀經濟研究智庫發表聯合報告指,內地經濟增長動力自去年7月以來持續處於偏弱狀態,迄今尚未出現企穩迹象,預計今年內地經濟實際按年增速約5.3%,儘管高於過去兩年平均增幅,惟受疫情影響仍將低於潛在增長率,而宏觀經濟運行仍處於有效需求相對不足、產出缺口為負數的狀態。
該報告建議當局應保持適當的赤字規模、提高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與「十四五」(第14個5年)規劃的重大投資項目匹配度、保持貨幣政策靈活適度,以及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範化解工作,指出只要加強政策支撐力度,經濟增速不會跌破5%。
事實上,為應對經濟增速放緩,近期人行採取一系列寬鬆措施,除了近兩年來首次下調多個政策利率外,周一人行在時隔一個月後重啟14天期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較上次下調0.1厘,至2.25厘,反映官方降息「放水」意願。除此之外,人行營業管理部周一召開貨幣信貸工作會議,要求各銀行業金融機構,首要任務是保持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即鼓勵銀行增加借貸,加大對實體經濟的融資支持力度。
對此,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人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前委員余永定認為,目前內地信貸需求較為疲弱,寬鬆貨幣政策可發揮的作用有限,應支持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並限制貨幣政策放鬆力度。他又提出減息並不足以穩定經濟,還可能產生其他問題,例如過剩信貸流入房地產等生產力較低的部門。
內地寬鬆貨幣政策以及中美息差收窄,卻未打擊人民幣升勢。其中,周一反映官方意願的人民幣中間價上調81點子,至6.3411兌每美元,受強勁的結匯需求帶動,反映在岸市場情緒的在岸價收升77點,報6.332;離岸價亦高見6.3318。
分析料,經常帳戶淨結匯高企對人民幣支撐力度,於今年將減弱。去年內地外匯市場錄大額資金淨流入,外媒數據顯示,疫情下內地貿易順差強勢延續,以致去年經常項目錄得淨結匯2,242億美元,創2013年以來新高;資本金融帳戶錄得淨結匯832億美元,創2010年有數據以來最高,主因資金流入人民幣債券。業界人士料,今年整體結售匯仍將維持強勁,貿易項下結匯持續強勢,惟考慮到中美息差收窄,資金流入內地債券規模或放緩。
華僑永亨銀行發表報告指,目前強大的經常帳順差料繼續支持人民幣,惟一旦農曆新年前內地市場的結匯需求消退,或市場轉移焦點至中美政策分歧,人民幣或面臨回調壓力。
另方面,與亞洲區不同,早已受盡疫情蹂躪的美國,或在未來數月走出疫情陰霾。民眾活動漸回正軌惟供應鏈仍失衡,加上美國通脹已達到近40年來新高,瀕臨失控邊緣,聯儲局恐加快「收水」步伐。投行高盛預計,當局有機會每次開會皆採取一些「收水」措施,年內加息多於4次,並且提早至5月開始「縮表」(即縮減資產負債表),未來兩年半內持債規模減少2.5萬億美元(約19.5萬億港元)!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哲思(Jan Hatzius)在研究報告指,該行基準預測是聯儲局今年內加息4次,每次0.25厘,分別在3月、6月、9月和12月;並且於7月宣布開始縮表。惟同時指出,通脹壓力使「風險在一定程度上傾向於基準預期上方」,加息次數有機會多過預期,縮表時間提前至最早5月的可能性也有所增加。
事實上,聯儲局加快「收水」的言論絕非危言聳聽。反映利率期貨市場的芝商所FedWatch工具顯示,市場預期聯邦基金利率年內上調到1.25至1.5厘(即以每次0.25厘計共加息5次)或更高的機率為36.3%,反映出市場已考量到加快「收水」的可能。
高盛認為,通脹是導致貨幣政策趨緊的主因。首先Omicron變種病毒肆虐,或延長美國的供需失衡狀態,拖慢物價回歸正常水平。其次,雖然美國從去年9月起就已經停止發放額外的失業救濟,但薪金仍以按年5至6%的速度增長,進一步加劇通脹。該行認為,揮之不去的供應鏈問題、增長過快的薪金水平、不斷上升的租金,都令未來數月核心通脹持續高企。
至於縮表,除了啟動時間可能更早之外,哈哲思也預計這輪縮表速度會比上次更快。他估計,每月減債上限將達到1,000億美元,其中包括600億美元國債和400億美元按揭抵押證券(MBS),更可能會在某些時候短暫加速。
按此規模估算,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將在2至2.5年內,從8.8萬億美元縮減到6.1萬億至6.6萬億美元,甚至在兩年內就能縮減2.5萬億美元,並使10年期美債孳息率相應提高0.3厘。
美國加息在即,香港受聯繫匯率影響,勢必跟從收緊貨幣政策,令金融市場波動加劇。澳新銀行報告指出,當港元兌每美元貶值至7.85水平時,金管局亦會被動地賣出美元,令構成貨幣基礎的總結餘減少,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也會急速抽升。另外,金管局或會擴大發行外匯基金票據(EFB)規模,收緊港元流動性,助力維持匯率穩定,資金池趨緊將加劇市場波動。
向來在美國加息周期表現參差的新興市場,今次也同樣面臨挑戰,因為美元升值會加劇新興市場資本外流。不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首席經濟學家Maurice Obstfeld表示,假如美國等發達經濟體因復甦乏力而放緩「收水」,情況反而更差。另有分析指出,美國通脹高企有利發展中國家的出口,故這次聯儲局「收水」的殺傷力相信會較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