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加碼購俄國能源 美放風實施「二級制裁」

2022年05月20日 19:4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世界分裂愈益明顯!為力抗通脹,數據顯示中國加大從俄羅斯採購更多能源,4月石油、天然氣和煤炭採購金額大增75%,達60億美元以上。鑑於中國及印度仍不理會西方集團制裁而購入俄羅斯能源,美國放風不排除實施「二級制裁」。然而,作為美國盟友的歐盟亦難以擺脫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有指不少企業已願意曲線支付俄國貨幣盧布。
據內地海關周五發布的數據顯示,4月由俄羅斯進口的液化天然氣按年激增80%至46.3萬噸,惟同期內地整體進口量大跌超過三分之一,主要是抗疫封控和對工業活動的其他限制遏抑了需求。同期內地從俄國進口原油按年增長4%至655萬噸,僅次於沙特阿拉伯,同時冷落了伊朗。據報伊朗出口至內地的原油量由3月每日70萬至90萬桶,降至4月料每日20萬至25萬桶,令近期約4,000萬桶伊朗原油在亞洲海上漂浮尋找新買家。凡此種種皆反映「廉價」能源抗通脹重於一切。
若計及包括煤炭在內的礦物燃料,內地4月向俄國購買的能源總值升至64.2億美元,亦意味4月從俄國總進口中,有72%與能源相關。消息指出,中國正與俄羅斯磋商進一步進口俄國原油事宜,可能用於補充戰略石油儲備。
鑑於中印不遵從美國對俄制裁,美國能源部最新表示,拜登政府未排除在烏克蘭戰爭期間,對採購俄國石油的國家實施制裁的可能性。美國財長耶倫也稱,七國集團(G7)財長會議討論了以「二級制裁」和其他方式來限制俄羅斯的石油收入,同時盡量降低對能源價格的影響。她透露,歐盟國家計劃在未來一年逐步禁買俄油。
在俄國揮軍烏克蘭後,美國、英國和加拿大已禁買俄油,但華盛頓當局尚未對買俄油的國家實施所謂「二級制裁」。該制裁意即美國可對購買俄油的企業或個體實施包括禁止使用美元等各類制裁。
除中國外,印度作為全球第3大石油進口國,其4月自俄國進口的石油量為每日約27.7萬桶,較3月的每日6.6萬桶大增。不過,目前拜登政府投鼠忌器,因高油價已拖累該國汽油價格屢創新高,若再實施「二級制裁」,恐進一步推升全球油價,對11月國會中期選舉不利。
事實上,部分歐洲能源企業已向俄國總統普京「低頭」,與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就支付方式達成協議,暫時解除天然氣斷供危機,涉及的企業包括來自歐盟「一哥」德國、「二哥」法國和「三哥」意大利。芬蘭則堅拒跟隨,並警告從俄國進口的天然氣可能於周五或之後遭斷供。
部分歐盟官員曾警告,開通盧布帳戶形同違反制裁規定,因所有盧布帳戶都與俄羅斯央行掛鈎,但歐洲主管經濟事務的執委Paolo Gentiloni本周稱,新的支付方式無違反制裁,顯示歐盟內部訊息矛盾且界線模糊。據俄羅斯副總理諾瓦克說法,Gazprom的54名客戶中,已近半在Gazprombank開通盧布帳戶。
環球政經變幻莫測,致使油價居高不下。即使美元回吐,但紐約期油及布蘭特期油周五仍在每桶110美元以上高位徘徊。金價則做好,紐約期金報每安士1,843美元,微升0.13%,有分析指出,由於金價200天平均線(俗稱「牛熊線」)處於1,840美元水平,故下周內能否企穩在該水平以上是關鍵。
⬤小麥庫存降至金融海嘯以來最低 饑荒恐逼近
俄羅斯發動的不只是能源戰,還有糧食危機!「東歐糧倉」烏克蘭在戰火蹂躪下小麥產量大減,加上印度受極高溫天氣困擾而影響出口,農業分析公司Gro Intelligence數據顯示,全球僅有10周的小麥儲備庫存可供消耗,為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最低。
外媒形容上述預測較其他估算更可怕,主要是各國政府雖認為全球小麥庫存佔年消費量達約33%,但Gro Intelligence行政總裁Sara Menker透露,該數字實際上僅接近20%。他警告,各地需要採取緊急行動來應對日益嚴重的飢餓威脅,農作物價格飛漲讓更多人面臨風險,而乾旱和化肥價格上漲則可能進一步減少糧食供應,且「這不是周期性的,而是一個幾十年一遇的事件,會戲劇性地重塑地緣政治時代。」翻查紀錄,他早於疫情初期已發出糧荒警告。
各地亦已察覺事態嚴重。七大工業國(G7)發展部長會議周四在德國柏林閉幕,各國同意成立全球糧食安全聯盟,提供資金以因應俄烏大戰引發的全球糧食危機。其中,德國經濟合作暨發展部長Svenja Schulze稱,俄烏衝突加劇全球糧食短缺,預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饑荒迫在眉睫。
更重要的是,小麥供給出現危機會扯高替代品大豆及玉米價格。於芝加哥買賣的大豆和豆粕期貨價格大升,因有消息稱國際需求強勁,且有迹象顯示,美國本銷售年度出口量或超過政府預計。大豆期貨繼周四收市升逾1.6%後,周五續升約0.4%,報每蒲式耳16.98美元。玉米期貨價格周五雖跌0.5%至每蒲式耳7.79美元,但距離歷史高位約8.13美元不遠。
另外,全球最大棕櫚油生產國印尼政策又變,雖然日前宣布解除出口禁令,但隨後官員又強調仍會實施國內銷售優先的要求,刺激於馬來西亞交易的棕櫚油期貨價格升逾2%,報每噸6,086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