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評論】百年金融自沉痾 香港經濟奏哀歌

2022年08月16日 21:4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俄烏戰爭爆發後,美國聯合歐日諸國向俄羅斯祭出史上最嚴厲的金融制裁。國際金融本來是服務世界經濟,如今卻被政治化、武器化,加上全球央行猛力加息收水抗通脹,市場流動性由寬轉緊,頓令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安。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首當其衝,近期港股表現一潭死水,指數反覆尋底,交投淡靜,新股集資更不似預期,再加上香港的防疫政策跟不上國際市場需要,變相趕客,長此下去,香港金融市場難以支持業界生計,人才與錢財求去,金融業愈做愈縮,香港經濟在區內的發展持續滯後,只怕最終難以追回失地!
過去,全球化下資本市場合縱連橫,歐美、亞洲與中港市場會互相參考資產估值,企業融資需求興旺,帶動信貸需求以至整個金融服務行業發展,資金在不同市場輪流周轉更替,全球資本市場愈做愈大,產生的財富效應能支持消費升級、發展基建與商貿,提升平均生活水平,促進世界經濟發展。
可如今環顧四周,美股和美元懶理高通脹而獨舞,實際上僅靠企業盈利回購股份支持,惟全球經濟正陷衰退,加上反全球化下,國際企業盈利增長更無以為繼,聯儲局要是持續執行量化緊縮貨幣政策,美股如何能維持長期牛市,不無疑問。
美股位高勢危,按過去全球化發展,本來資金可東來亞洲,包括中港等市場尋找機遇,偏偏中美博弈,令中港股市遇上前所未有的地緣政治風險。此外,美元獨強使新興市場備受貨幣貶值和外債危機雙重打擊。無奈中港兩地股市「互聯互通」又因持續的監管風暴、內房危機,以及嚴厲的防疫措施而受掣肘,8月與第三季皆已過半,香港的新股市場表現遠遜預期,連帶審計、企業融資、證券代理、金融信貸、展覽推廣等相關行業皆「坐冷板」。香港金融市場養不起人才,連帶相關的豪宅租賃、高檔餐飲消費、奢侈零售品等需求亦受壓,長遠勢必損害綜合競爭力,窒礙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
隨着中美邁向脫鈎,本就代表着全球資源大洗牌,經濟體之間的競爭加劇,意味制訂戰略落實發展刻不容緩。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地球天天在轉,時間不等人。今年新加坡樟宜機場已超越香港成為亞太最繁忙機場,港人看着香港經濟每日坐失優勢,深明難指望通關即可百分百重返昔日繁華,再看見昔日港股中在區內獨當一面的金融、航空、科技等板塊巨股,如今都虎落平陽,風光不再,猶如經濟沉淪的寫照,更令人神傷。
疫情受控,香港早日落實有序通關,向外提供清晰的經濟復甦規劃,誠乃當務之急。偏偏港府如今仍在國際通關問題上猶豫不決,若末季經濟積弱之勢不改,只怕明年的展望更淡,應付國際金融變局的本錢亦愈來愈少。作為香港經濟命脈的金融業若不保,港人為着搵食,或北上發展、或移居海外,反正就是「鳥獸散」,則整個城市競爭力難復再。如是者,一切燦爛歸於平淡,也許就是香港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