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醴泉:5大理據支持 油價似未見頂

2022年11月29日 06: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Getty Images圖片)
今年年中以來,布蘭特期油已經從高位下跌30%左右,令不少人特別是車主鬆了一口氣,但這是否代表石油價格已經見頂?分析了不同數據之後,情況或未許樂觀。
先談供應情況,首先,美國透過減少戰略石油儲備(簡稱SPR)來壓低油價的空間正在減少。過去半年,美國釋放了1.4億桶原油,使SPR存量降到略低於4億桶,這是過去40年以來最低的水平。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每星期的報告資料顯示,美國總統拜登為了壓低油價,而出售部分SPR的計劃會在今年12月完結。美國能源部也在上月制定了新規範,會在紐約期油下跌到67至72美元之間時開始重新補充SPR。再加上美國國會在去年十一月初通過法案,長期目標SPR會在3.14億桶的水平。種種迹象顯示,靠再售出SPR來壓低油價的空間已經愈來愈小。
油企需增資本開支添供應
第二,石油公司資本支出在過去兩年大幅減少,代表未來供應或難以維持。這一點可以從全球主要石油公司的年報中略見端倪。埃克森美孚、雪佛龍和西方石油公司的年報顯示,其資本開支從2020年起都遠低於資產折舊率。這一趨勢帶來的短期好處是石油公司能產生大量自由現金流,作為減債或派息之用,但壞處是缺乏足夠投資,未來產能看似難以維持在現有水平,特別是美國在過去10年產量大增的頁岩氣和頁岩油。頁岩油田性質和傳統油田不一樣,如不繼續投資的話,產能每年下跌的速度比傳統油田更快。所以除非石油公司在未來大幅增加資本開支,否則供應的減少機會只會愈來愈大。
有投資者問,俄羅斯不是受制裁而石油出口大減嗎?如戰後俄羅斯復產的話,是否可以抵銷石油公司未來減產之風險?在這一點投資者可能要大跌眼鏡:追蹤運油船的數據顯示,過去半年,俄羅斯的石油出口量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比俄烏戰爭前還要高,主要出口地為非七大工業國和非歐洲地區,中國和印度為俄油的主要買家。這也說明了就算俄鳥戰爭結束,俄羅斯未來增產的空間也有限。
美元弱勢持續利好油價
另外一點值得考慮的是美元匯價,美元轉弱對石油需求有正面影響,因油價在非美元區域會下跌。暫時來看,領先指標顯示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在增加。此外,聯邦基金利率期貨所也預測美國未來利息上升的速度會開始減慢,美元在過去數周已經好像開始出現弱勢。如美元弱勢持續的話,對油價也會有一定的支持作用。
最後一點能影響供求關係的是潛在的中國需求。過去半年,受疫情和政府政策影響,中國經濟增速減慢,石油需求也比去年同期降低。近期有信號顯示中國的防疫政策或許會逐漸放鬆。作為全球石油第二大需求國,如經濟增長復甦、對石油需求增加的話,油價上漲的壓力也會同時上升。
以上所講好像全都是對油價有利的因素,那麼油價下跌的風險在哪裏?目前來看,主要風險在於環球經濟是否會在未來一年大幅衰退,但跟以上5點支持油價走勢的因素相比,油價向上的機會應會大過下跌的風險。以上分析,基本上已經為石油類股票定了調,至於石油公司應如何分析,下次再談。
行健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分銷總監 石醴泉(作者為註冊持牌人士,以上非投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