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禁路:駕車擅闖無王管 郊野公園淪陷

2014082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近日不少無許可證的車輛違例駛入郊野公園的禁路。

郊野公園禁路無王管。秋高氣爽,又是一家大小親近大自然的好時機,惟記者近日巡查多個郊野公園,發現不少無許可證的車輛違例駛入禁路,寧靜的郊野公園頓時變得車水馬龍,人車及對頭車爭路的情況不時出現,還有越野單車在旁飛馳,險象環生;在大欖郊野公園內的禁路上更有逾10輛車輛泊於救援通道上,如遊人遇上意外,恐阻礙救援。環保團體擔心車輛擅入禁路會破壞郊野公園的自然生態,炮轟漁農自然護理署執法不力,未能保護本港僅餘的郊野樂土。

大欖郊野公園一向是郊遊熱點,其中石崗甲龍村雷公田的路上,有1間生產本地牛奶的農場,除有牛奶出售及小食亭,遊人更可餵飼農場山羊,極受一家老少歡迎。不少市民會驅車直往農場,甚至擅闖附近禁路。雖然農場並非位處禁路範圍亦設有少量泊位,惟進入農場的車輛實在太多,未能找到泊位的車輛便駛進旁邊1條禁區道路停泊,有市民甚至進入禁路內的引水道郊遊。

記者在日前1個周日到該在路口觀察近1小時,已有逾10輛私家車駛進禁區,全部未見展示許可證,更因同時進出農場車輛太多,令進出禁區的路口「塞死」達15分鐘,一旦遇上緊急情況,救援車輛勢被阻塞。

根據《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任何人除非獲漁護署簽發出入郊野公園的許可證,並展示於擋風玻璃上,否則不得駕駛車輛進入郊野公園。同屬大欖郊野公園範圍,河背水塘景色同樣優美,水塘側的水壩及附近的燒烤場可經1條車路直達,吸引不少汽車駛入。該路亦屬禁路,惟路上並沒有設檢查站,亦無欄閘阻擋,故不少車輛可自出自入,記者向其中1輛駛入禁路的私家車女司機查詢,她坦言並未持有許可證,亦不知該路不能進入。

在該路的另一端同屬車輛禁路,該處也是越野單車熱點,記者連日在一斜路上觀察,發現該段單線雙程行車的道路十分繁忙,半小時內已有逾10輛車魚貫闖入,有車輛更與正衝落山約有8架單車的車隊迎頭相遇,幸車速不快,雙方均能及時閃避未致發生意外。

住在路旁的河背村居民黃先生指,經常有不少車輛駛過製造大量噪音,有時深夜亦有跑車駛經,令他住在郊區亦甚少開窗,他更曾目睹有私家車曾與單車發生碰撞,認為車輛擅闖的情況已失控。

除以上兩處,城門郊野公園近上城門水塘及獅子山郊野公園的金山路,均只豎立限制車輛駛入的警告牌,車路卻是「門常開」。有網上討論區直指,入夜後,上址更是駕車前往餵飼猴子的黑點。

事實上,漁護署在荃錦坳及大埔滘郊野公園等禁路的出入口設立人手檢查站,禁止無許可證車輛駛入。不過記者巡查上址多條禁路,則只有形同虛設的禁止進入路牌,期間亦未見有漁護署職員巡邏或駐守。

香港郊野活動聯會主席吳偉民表示,近期發現愈來愈多人駕車郊遊,令車輛擅闖禁路的情況愈趨嚴重,其中雷公田及城門水塘更為重災區。吳又稱,該些禁路因路面太窄,車輛經常要閃避至山坡邊陲及叢林,影響行車安全。

吳續指,曾就車輛擅闖問題向漁護署查詢,能否增設閘門杜絕擅闖車輛,對方回覆指因要有關道路給予附近村民使用而難以設閘。吳認為,應效法西貢北潭涌於各擅闖黑點設車輛檢查站,避免無許可證車輛擅自進出。

漁護署發言人表示,會根據現場情況及實際工作需要,在各郊野公園出入口實施不同車輛管制措施,包括豎立警告牌、設置上鎖的閘欄及檢查站,限制車輛駛入。違規進入者,最高可被判處罰款2千元及監禁3年,去年檢控個案共176宗,其中大欖郊野公園的檢控過案佔75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