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網透視:飲茶助弱勢組織 延續獅子山精神
別以為「得閒去飲茶」只是一句簡單問候,背後深藏的意義原來可非常巨大。幾名志同道合的善心人,多年前做義工結識,眼見非牟利組織的資源分配極不均,多個扎根本地多年的機構長期處於「彈盡糧絕」的困局,有人甚至連影印單張的資金也欠奉。他們深明要幫助弱勢社群,便要先幫助這些弱勢組織,遂以「得閒去飲茶」這個入屋的名稱,打造一個充當「紅娘」的平台,拉攏大企業及義工扶持這些弱勢組織。

「得閒去飲茶」創辦人之一杜國倫(Alan)表示,組織名稱來自其妻所寫的一本同名書《得閒去飲茶》,書中講述幾個酒樓從業員的奮鬥故事。Alan說,他一心想將這份獅子山精神延續到現實中,從前與妻子在社會服務聯會任義工時,了解到本港非牟利組織中,有高達70%都屬中、小型規模,不少組織扎根社區,為弱勢社群默默耕耘,但受制於知名度不足,所獲得的資源十分有限。Alan與妻子於去年底將「得閒去飲茶」註冊為公司,設立facebook專頁建立一道橋樑,將籍籍無名的組織介紹予本港的大企業及義工們認識。

飲茶、關愛、傳承是得閒去飲茶的成立理念,負責「得閒去飲茶」日常運作的葉惠玲(Ada)表示,組織成立至今舉辦過逾10場活動,與15個不同界別的合作夥伴及受惠機構合作。活動每次都會邀請弱勢組織與大企業或「愛心茶客」義工參加聚會,上半場通常先來個「破冰遊戲」熱身,然後在活動中介紹受惠的非牟利組織的營運理念及服務內容;下半場再安排大家一起到酒樓圍坐飲茶,了解茶樓文化之餘,雙方亦能於輕鬆氣氛下傾談。若「愛心茶客」或企業認同受惠組織的理念,可以捐錢或以自己專長提供貢獻。

Ada坦言,大企業往往只認識一些大慈善機構,要打破這種傳統想法絕不容易,成功要訣是要做足功課:「搵間大公司合作去接觸一些小團體係極之困難的事,99.9%都會say no(說不),所以一定要出奇制勝,預先度好條橋點去服說佢哋。」

提倡學童生命教育的「愛苗行動」是「得閒去飲茶」其中一個受惠機構,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李佩芳是該組織創辦人之一,由於在工作中見盡公司的人事升遷,發現「讀得書最多未必升得最快」,令她反思本港教育制度的不足,遂立志為基層學生提供做人以至學習上的支援。她與拍檔周燕芳於2013年10月,自資成立這個以生命教育為主打的託管中心,幫助深水埗區學童。

李佩芳稱,託管中心面積約一千呎,目前共支援18名基層學童,由於90%人每月只能支付300元託管費,每月3萬元的營運開支根本不可能收回,更遑論要聘請導師:「每日起身第一件事就係諗點籌錢。」她坦言,細規模的非牟利機構並無渠道擴展網絡,結果資源愈來愈緊張,「得閒去飲茶」正好成為他們與「有心人」之間的橋樑:「知道好多有心人想幫手,但唔知道我哋存在。」愛苗行動去年參加「得閒去飲茶」舉辦的活動,成功招募到一批大學生擔任義工,替學童義補英文,總算解決了人手不足的問題。

本身為專業會計師的黎子武,是「得閒去飲茶」的「愛心茶客」。他透露,是在做義工時結識Alan,得悉「得閒去飲茶」成立便義務擔任其會計顧問。他說,曾參加過幾次「得閒去飲茶」安排的茶敍活動,發現活動能幫人之餘也可助己:「有次活動教整玻璃樽,製作過程中學會靜落嚟反思,發現到一啲平時唔會留意到嘅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