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控球世界冠軍 強調港人身份遭憤中針對

201602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施寶盛稱自己一向以香港運動員身份出賽,「代表香港這件事不會改變」。

​熙來攘往的旺角街頭有不少奇人異士,想不到還有個世界冠軍。驟眼看上去,施寶盛和旺角人來人往的青年沒有分別,其實他早在6年前已獲得全港花式控球挑戰賽冠軍;去年更獲得全國花式足球錦標賽亞軍。每一次出賽,他都是以香港運動員身份出賽。所以即使在街頭表演,他都在音箱貼上特區區旗,以示自己來自香港。

想不到這個尋常舉動,竟然仍然有人不滿。上月中他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時,遭幾名「憤中」指他應代表中國,「其實一貫街頭表演者都盡可能用他的方法,說給人聽他是來自哪個國家,貼區旗只不過話畀人聽我來自香港」。施寶盛在2014年花式足球世界盃上海站,獲得冠軍;論球技,他已是世界冠軍級水平,只是想不到在自己生於斯、長於斯,卻要面對其他世界冠軍毋須操心的身份問題。

「我代表香港就是香港,如果我勝出了某些比賽而代表國家的話,都要徵求我同意先可以用,不可以話代表國家即是代表香港」多年南征北討,他一向都是以香港運動員身份出賽,他說這個身份用錢都買不到:「代表香港這件事不會改變,不會突然說給我多點金錢,或者參加一些大賽,所以一定要用中國身份,一邊玩花式足球,一邊都係想代表香港。」

為了避免無謂的爭議,他上周六再次到旺角街頭表演時,把音箱的貼紙改為「HongKonger」,表明自己是名副其實的香港人,至於區旗好,還是國旗好,他已不再考究。相較身份和旗幟爭議,施寶盛更關心的是街頭表演對自己的影響。街頭表演的經驗,令他的花式足球表演更加豐富。從街頭表演而創作無盡的動作,令他獲得上海站的世界冠軍;而且每次表演聚集的人群,成為自己觀眾,即場印證表演的吸引力。

相對而言,海外選手根本毋須花時間在街頭,他們有更佳的舞台和表演,去肯定自己以及賺取生活所需。花式足球有不少落地動作,我們這位流落街頭的世界冠軍,在凹凸不平的街道上左翻右轉,膝頭、下肢吃盡苦頭。

然而身傷之外,還有心傷。本港法例對街頭表演者不單毫無保障,甚至可謂趕盡殺絕,世界冠軍都曾被指行乞而被警察趕走。「比較在外地表演,很多場地可以申請,可能好多地方可以劃到位畀你表演,相反自己在香港長大,反而在香港比較多發生這些情況,自己是有點不開心。」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為令自己有更多創作靈感,再吸收多點街頭表演文化,他未來準備到澳洲浪迹半年,在異邦表演自己精湛的花式球技時,相信毋須再擔驚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