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攝影師闖雪山 尼校訓練拒做登山B

20160917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90後攝影師黃尚強Eric為圓高山攝影師夢,花了極大苦功。

尼泊爾登山意外不斷,有人害怕從不上山,有人偏偏一再到訪,要走得更高。三次挑戰尼泊爾六千米高峰均失敗而回,去年更遇上7.9級大地震,幾乎被雪活埋,不過90後攝影師黃尚強(Eric)沒有被嚇走,反而留守當地籌款賑災,仲「明知山有雪,偏向雪山行」,為了成就高山攝影師的夢。

Eric今年1月重返尼泊爾入讀登山訓練學校(Khumbu Climbing Center)。學校僅供居於尼泊爾高山的雪巴人(Sherpa)入讀,訓練成專業登山嚮導,或進階成為為登山客搭橋鋪路的冰瀑醫生。Eric獲校長「開恩」收錄,成為該校首個海外學生。短短15日的訓練,Eric笑言「好似軍訓咁」,每天六時半起床,背住十多公斤重的裝備,走過高山低谷到冰瀑練習攀冰,由最初以冰斧輔助,最後要徒手蒙眼攀冰,訓練平衡,連休息時都要不斷練習打繩結,「要熟到瞇埋眼都識打」。

攀冰辛苦,但令Eric得着最大的,是課程內一系列的天文地理及救援課,如要認識冰隙的形成,分辨危險位置,以判斷是否繼續前進,因為登山保住命仔才是王道。「山永遠都在,命只有一條,每次上山都要保住條命」,這是導師最令Eric印象最深的一席話。

Eric直言,登山訓練是其人生轉捩點,最初登山只為拍攝,毫無準備可言,「連鞋都不專業」,但導師一再強調若非天氣影響,山上不應該有任何意外發生,加上當地許多雪巴響導對登山客滿肚抱怨,批評他們「act like a baby(行為舉止像個小孩)」,在幾千米高山上,穿鞋、穿安全帶也要嚮導幫忙,令他反思登山的真正態度。

為了實現高山攝影師的理想,又避免成為雪巴人口中的「baby」,本來「零運動細胞」的Eric,回港後積極鍛煉體能。訪問當日他就要進行一項自創的冰斧攀岩訓練,烈日下戴着可降低空氣含氧量至50%的面罩,不斷爬高爬低。他說,登山學校徹底改變了其心態,「登山不應該是為了英雄主義、為了登頂,應是為了整個過程,要克服許多不同事物,挑戰自己的恐懼,征服自己的內心」。

每個人登山的方式都不一樣,有人選擇不帶氧氣樽,有人選擇短時間內完成,Eric就覺得要自己背囊自己揹,百分百感受登山的甘苦,「我想既然他們(雪巴人)做到,為何我香港人做不到?」

完成初階訓練,Eric未來還會再返KCC進修,他希望藉此與雪巴嚮導建立更緊密關係,以他們作為題材進行紀實攝影,讓更多人了解登山這回事。

---------------------------------

※ 全新的《myVEGAS Lucky來了》手機遊戲,送你免費演唱會門票、澳門豪華住宿、中環高級食肆套餐! 免費玩、豪華賞!http://playluc.ky/mvllo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