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噏:機王大雄改編遊戲 打機片變劇情片

201612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大雄「背後的男人」Kingston話,沉迷打機未必是「廢青」,興趣可以是未來的起點。

「Halo大家好,我係大雄~」相信「機界」中人,對這把聲音並不陌生。一支咪、一部電腦,用不同的電腦遊戲畫面,套入自己設計的劇情,剪接、配音,製成短片在網上公諸同好。是介紹遊戲的「打機片」,亦是「劇情片」。感覺好無聊?偏偏「機王大雄」的YouTube頻道訂閱人數超過13萬。走出網上世界,大雄「背後的男人」Kingston話,沉迷打機未必是「廢青」,興趣可以是未來的起點。

20歲的Kingston中6畢業1年,剛好成為全職YouTuber 1年,真人斯斯文文,曾經用Fallout4、模擬市民4、Minecraft等遊戲畫面製片,頻道訂閱者亦大多是13至21歲的機迷。與時下部分新一代一樣,Kingston笑言自己不適合讀書,興趣是打機,「掛住打機唔返學,情況可以話係非常嚴重。」他早於中三時期,已開始自學錄影、剪片、錄音。這些技能,全都成為了他的搵食架生。

別以為虛構劇情好簡單,Kingston每條短片都有主題、大綱,人物有連貫的角色和性格,像劇本,絕不得過且過。例如在模擬市民4系列,每集圍繞的主題都是「大雄與一眾伙伴展開合宿生活,向夢想與目標進發」。心機沒有白費,Kingston的短片,往往能夠贏到「認真」、「好睇」的評價。

為何「分身」是大雄?Kingston解釋,「大雄係一個好有想像力嘅人」,能夠活用多啦A夢的法寶。想像力,正是大雄在短片中段段經歷的來源。同時,Kingston亦會把現實投射,他舉例:「我搵到我嘅靜香(女朋友),我都想大雄好,所以有一集係佢都搵到靜香。」

在現實難以實現的,Kingston亦會透過虛構劇情,讓大雄一償所願,「(現實中)有諗過做麵包師傅,最後冇做到,所以就喺遊戲入面開咗一間麵包舖。」是向現實屈服?Kingston更願意理解成是「目標明確」。

「我諗我到死嗰日都會拍片!」Kingston表示,已定下目標,「打機片」是起點,未來希望入行由PA(Production Assistant)做起,向導演邁進。事實上,他亦在近日把頻道名稱由「機王大雄」改為「景三」。景三是「Kingston」的諧音,他表示,未來將用真實身份,「創造屬於自己嘅故事。」

追夢?Kingston對這個詞語很是抗拒,「我唔鍾意人話我追夢,夢想呢個詞太濫。」打機是他的興趣,亦是走向目標的起點,他與一眾粉絲互勉:「呢個世界對年輕人有太多標籤,最緊要(我哋)知道自己想做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