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網光影:修錶員遭謀財害命 封屍水泥膠桶

201712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1999年12月元朗大旗嶺村發生一宗命案,胡姓青年被藏屍膠桶及灌以英泥密封。

18年前的12月,一名22歲鐘錶員突然「人間蒸發」,當眾人以為只是尋常的失蹤案,但青年失蹤多日來,銀行戶口竟不斷被人提取金錢,警方經深入調查,掌握線索,在青年失蹤後11日,採取行動,兵分多路,合共拘捕5名男女。結果警方在被捕人口中得悉一個令人震驚消息,青年不單已經遇害,而且更遭水泥封屍膠桶,棄置元朗公路大旗嶺村一條行人隧道旁水渠。

1999年12月22日,警方在元朗大旗嶺村起出一個高4呎、直徑2呎,被灌滿英泥的藍身黑蓋膠桶,膠桶內是一名22歲青年胡清河的屍體。胡居於牛頭角,為家中獨子。與女友同在尖沙咀工作,任修錶員。

當年12月11日上午,胡離開寓所,晚上開始失聯缺席家庭飯局,家人於是報警。而3日後死者女友發現兩人的聯名戶口被提取7萬3千港元,於是再次報案。警方根據銀行提供的閉路電視錄影帶,監視目標人物。於22日採取行動,在油麻地及屯門拘捕3男2女,結果證實胡已被殺害,藏屍大旗嶺村。

警方派出大批重案組探員到大旗嶺村,果然在隧道旁一個水渠發現一個高4呎、直徑2呎的藍色有蓋膠桶,蓋口更鎖上四個鐵扣。探員在村內一間村屋中撿走天拿水及白英泥等證物,亦在垃圾收集站檢獲相信屬於胡的手錶及銀包,全部均有被焚燒過的痕迹。

當日消防員協力下將膠桶拖到路邊,兩名鑑證科探員打開膠桶,嘗試刮開表面一層石屎,隨即傳出濃烈屍臭,膠桶其後被運往富山殮房由法醫官剖驗。當時6名消防員帶備多種重型開箱工具協助,包括油壓鋸、老虎鉗等,但經法醫官仔細研究後,擔心重型工具會破壞證物,因此放棄使用。

法醫官最終只能以小型的鋸、錐及螺絲批等工具,首先將膠桶割開,抬出由水泥包裹的身體,探員發現屍體全身赤裸,被人倒轉放入膠桶,頭部向下,手腳則不規則地扭曲,屍首已經腐爛。取出屍體後,探員先後用手推車推出7車泥頭,傾倒在殮房外的垃圾堆,其中有些水泥明顯呈現出人頭和手指的形狀,亦有些仍然粘着頭髮及爛肉。在鑿屍的過程中,探員輪流到室外透氣,並在口罩上搽上藥油辟臭。

「出土」後的屍體頭有多處傷痕,頸骨折斷。而因有人想毀滅證據,屍體曾遭人焚燒,導致屍體面目模糊。死者父親只可以憑屍體的下顎缺去四顆牙齒、腳趾的特徵,以及波鞋認定他的身份。對於痛失獨子,胡父悲痛不已,當時更曾說「最好將佢哋判處死刑,或者終身監禁。」

案件兩年後審理,3名18至23歲的男子被控謀殺,姓陳的23歲首被告雖然上庭前願意承認一項誤殺罪,但控方拒絕接納。根據控方在庭上播放陳的錄音問話中,陳自稱自幼家貧,寄人籬下,與屋主發生爭執而遭驅逐,為求與女友同居,故急需「搵快錢」。

負責策劃行動的陳承認與胡只是泛泛之交,適逢胡早前曾借錢給他,以為對方是「有錢仔」,故藉詞修理鐘錶,哄騙對方到大旗嶺村一村屋。抵達村屋後,另外兩名被告將胡綑綁,奪取他的提款卡,逼他說出提款卡密碼,之後犯人就前往提款。隨後,陳變本加厲,再次逼胡說出信用卡的資料,但胡堅拒就範,陳於是用木棍扑胡的頭部,再用枕頭套蒙着胡的頭部,又用尼龍繩勒其頸作恐嚇,最終將其勒斃。

事後各人將胡的手錶及銀包焚毀,為免屍體被發現,他們將胡的衣服剝光,放入一個大膠桶,然後倒入4包共200公斤英泥,並注水入內攪拌將英泥凝固,之後將這個約重400公斤的藏屍膠桶,棄置一水渠內。

4男3女陪審團最終裁定3名被告謀殺罪名不成立,當時坊間普遍認為「判決出人意表」。首被告被裁定誤殺及非法處理屍體罪成,共判囚16年。18歲次被告及19歲第三被告則承認非法處理屍體罪名,被判入獄3年4個月。

當時主審高院法官形容,這是一宗極之惡劣及「離譜」的殺人案,認為各被告「絕非一時衝動殺害死者」,故判首被告入獄16年,但法官拒絕接納死者母親要求加刑的信件。死者父親指兒子是獨子,平日孝順無不良嗜好,聞判則高呼「天理何在」。


-----------------------

《骰寶坊》誠邀各地【賭王】【賭后】挑戰神人境界,每日更有百萬籌碼等你領取!

立即免費下載,體驗《骰寶坊》最真實、刺激的多人在線骰寶遊戲!

遊戲下載:https://goo.gl/j16m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