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網光影:滲血水揭恐怖雙屍案 星富商兩子藏花槽

201804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1984年3月底銅鑼灣伊利莎伯大廈一個高層單位發生一宗花槽藏雙屍兇殺案。

1984年一個傍晚,銅鑼灣伊利莎伯大廈一個高層單位傳出陣陣惡臭,發現花槽有血水滲出,最終揭發一宗花槽藏雙屍兇殺案。兩具如木乃伊的男屍蜷縮在狹小花槽,兇手至今在逃,兇案為大廈留下一段永不磨滅的恐怖歷史。

當年3月30日,警方接獲該大廈一名高層住戶報案,指多日前開始嗅到難聞氣味,不過因為單位向海,一度以為是海風吹來的臭味。直至當日傍晚整理花槽時,發覺臭味愈來愈濃烈,更發現與其花槽相通的鄰屋花槽,有一條染血布條,該個經過加建的花槽,四周以石屎加高兩呎,加高部分更有血水滲出,住戶大驚下報案。

滲血石屎花槽長約7.5呎,闊1呎,深約3呎,出現血水的單位面積,約860平方呎。警方對案件大為緊張,沿石屎藏屍的方向調查。警方要求地政處派出三名工人帶同鐵筆、大鐵錘、電鑽及鋸到場協助挖屍。但因石屎太堅固,鐵筆也撬曲,警方於是再向消防求助。消防接力,帶同切石電鋸,由身繫安全帶的消防員站在花槽挖掘。他們先將三合土鎅成多塊,然後再用鐵筆撬起。三合土被鎅開後,即時由隙縫間傳出惡臭,大廈居民紛紛關窗避開氣味,亦有人在屋內燃點檀香辟臭,消防員都戴着防毒面罩。

挖屍工作逾兩小時,消防發現三合土底下,鋪了一層中英文娛樂雜誌,上面有一件啡黑色飛機恤、一個重5公斤的大鐵錘、一個螺絲批及一串鎖匙。揭開雜誌,只見再有另一層三合土。消防要再多花一個小時,才將第二層三合土挖起,出現眼前的是一層床單和床冚,揭起即見兩具被白布包裹、已嚴重腐爛的屍體,在場人員無一不嘔吐大作。

兩名男死者被掘出,可怖的是二人分別被白色床單包裹埋葬,據稱這是回教形式的入殮法,而用白布裹屍的用意是避免死者靈魂被魔鬼侵擾,並可將死者的靈魂連身體送還給神。兩人頭部倒向,放在花槽底。兩名死者手遭鐵鏈反綁,以一把銅鎖扣着,狀甚詭異。而死者頸部均有受壓的痕跡,全身有傷痕,滿身是血。兩人均穿上淺色衫,深色西褲,鐵鏈鎖匙同藏花槽之內。屍體嚴重腐爛發脹,腹部隆起,其中一人遭綁上雙眼。由於屍體用白布包裹外,又蓋上床單,即使挖開三合土仍無損屍身。兩死者身上並無身份證明文件,無名屍體令在場人員不寒而慄。

經警方調查,單位在雙屍案揭發前兩個月由一個印尼籍男子租住,鄰居對其底蘊並不清楚,案發後該男子已不知所終。兇案單位沒有明顯的打鬥痕跡,只是花槽的窗門及鋁質窗框上染血。警方在廚房洗碗盤底發現半包泥沙及半包英泥,又在屋內搬走4籮三合土塊及4大袋證物,同時透過國際刑警,要求印尼方面協助。警方事後取走三大袋證物,包括死者所穿的衣服,包裹屍體的白布及綁上雙手的鐵鏈等帶回警署,當時死者的身份仍是個謎。

兇案單位在案發一星期內仍然被封鎖,以便政府化驗所人員作進一步的搜證調查和科學鑑證。大廈管理公司亦在該單位外張貼告示,通知業主暫時不能進行清理工作。在雙屍案揭發後,兇案單位對面的一個單位更在大門貼上符咒辟邪。

大批探員到兇案現場逐戶進行問卷調查,兇案單位樓上單位的住客指,於3月中旬一個夜晚曾聽到男女的呼叫聲,更有女子大叫「唔好咁啦!」亦有人見一男一女在大廈搬英泥,據了解兩人膚色黝黑,並不像本地人。

由於兩名死者屍體嚴重腐爛難以辨認,幸警方找到了一件關鍵證物,令調查出現曙光。警方在花槽內找到一張卡片,印上「福祿商品私人有限公司」謝順丞。香港警方查得該公司是新加坡的公司,故向當地通報。根據新加坡國防部牙齒的紀錄,證實其中一名死者是31歲謝順發,而另一名是其27歲弟謝順丞。二人三個月內曾三次到港,入住尖沙咀東部帝苑酒店。

謝順丞於81年在新加坡開設「福祿商品私人有限公司」,據悉業務有黃金期貨,即「炒黃金」,客戶包括香港人及印尼人。二人更是新加坡富豪「百萬金莊」謝家的兒子,謝家有7間金莊,一間附屬的出入口公司。二人均為「百萬金莊」董事,該金莊在新加坡已有30年歷史。二人經常出國處理業務,已婚的謝順發是長子;未婚的三子謝順丞最能幹,專責金莊的對外事務。

警方調查工作繼續,更愈揭愈多陰謀細節。原來謝家事前曾兩度接獲匪徒勒索款項來電,但第一次接到勒索電話時謝家不相信兩人被綁架。而第二次接到勒索時,謝父向乩童求問,所得的指示是二人凶多吉少。與此同時,一個由新加坡當地打入的神秘電話,着謝家派人到家門外的一個垃圾桶尋找一個膠袋,謝家果然找到一個膠袋,內裏有一張謝氏兄弟被綁在一起的彩色照片,和一卷錄音帶。據知情人士透露,錄音帶的內容是有人要向謝家勒索800萬坡紙,即3000萬港元。謝家看到照片後亦不敢怠慢,立刻透過香港一間貿易公司,匯一筆款項予綁匪。

百萬金莊董事經理謝氏兄弟在港被殺,事件的背景、原因、疑兇身份,各方的消息都諱莫如深。追溯回謝氏兄弟何以到香港,又為何遭到匪徒禁錮殺害,並以木乃伊形式埋屍。據悉,謝順丞發現炒金生意虧蝕近2,000萬港元,懷疑被騙,於是在當年2月28日來港向一名印尼華僑追收爛帳,豈料反遭勒索,要其兄來港營救。資料顯示,死者的父親曾匯寄180萬港元到港,並由一名持有「謝順丞」護照的男子往財務公司領取,但最終二人卻被撕票。

兇案單位的租客為ADBULKARIM,又名LIM BUN KIA,譯名為林賓佳,持印尼護照,約於案件揭發前的兩個月前租住單位。據了解,林操流利廣東話,稱是來港渡假,租用兩個月。大廈住戶指,曾多次見其三更半夜帶數名男女返家,3月22日後就未見過其出現。香港警方指這宗兇案是有預謀,而且佈局非常周詳。

兇手早在香港租下單位等候事主入局,並準時交租,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警方更指,兇手有信心兇案不會在短時間被揭發,所以在撤離後,並沒有清理銷毀死者的物件,以為業主收回單位轉租之後會有下任租客代其清理,利用他人去毀滅證據。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因未有堵塞花槽的去水小洞,血水流出而揭發雙屍案件。

警方循租客護照調查下去,其後證實該印尼護照是偽造。因此警方的調查工作再陷膠着,兇手是否在案發後離港都不得而知。有指兇手當中有人與謝家極為熟稔,因此殺人滅口。根據資料顯示,本案至今仍未偵破,兇手仍逍遙法外,成為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