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轉口貿易 港GDP勢放緩

201807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陳振英認為貿易戰將打擊轉口貿易,影響本港GDP。

中美對進口貨物互徵關稅的貿易戰已正式展開,而美國和中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兩個商品貿易國,且互為對方最大的商品進出口貿易夥伴。至於香港,在二○一七年為全球第七大商品貿易司法管轄區,商品進出口分別為4.36萬億港元和3.88億港元,加總相當於香港GDP的310%,反映商品貿易對香港的重要性。從貿易夥伴的角度來看,進口方面中,美分別是香港第一大和第六大進口來源地,出口方面中,美則分別是香港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

表面來看,二○一七年中美貿易經過香港轉口的金額為3,507億港元,只佔香港同年商品進出口貿易總額8.2萬億港元的4.3%,既使貿易戰全方位進行也不可能令中美雙邊貿易和經香港的轉口完全停頓,那麼香港直接受到的影響應該有限。然而,這樣的評估未免過於簡單,因為香港以轉口貿易為主,處理的商品貿易量龐大,中美貿易經過香港轉口的貨物總量就已經相當於香港GDP的13%,以往的經濟周期經常出現因貿易而擴散至其他領域的情況,貿易如果逆轉會將可能把香港GDP放緩的問題放大。

如因關稅使得中國對美國出口受到較為顯著的影響,將會影響整個產業鏈。因中國需要進口大量的原材料、半成品等才能完成最終的產品出口到美國市場。如果中國出口往美國的市場受阻,就會連帶影響經過全球經香港轉口往中國的貿易,有關影響甚至可能超出中美貿易經過香港轉口的總量。

至於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間接影響,則主要源於中美貿易及其帶動的中國與亞洲貿易夥伴之間的貿易,舉例二○一七年韓國經香港轉口往中國的商品貨值達2,048億港元,日本1,548億港元,馬來西亞820億港元,泰國578億港元,新加坡427億港元等。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既因為香港處理的商品貿易量龐大,還因為香港的貿易和物流是香港四大支柱產業當中最大的,所創造的增加值佔香港GDP達到22%。

事實上美國以單邊主義手法,採用關稅手段挑起對中國、歐盟、加拿大,甚至幾乎是對全世界的貿易戰,看來意在通過極限施壓的做法,迫使中國、歐盟等貿易對手放棄應戰,引導全球新增投資為躲避美國施加的高額關稅,更多流向美國,推動美國投資增長。香港不能低估中美貿易戰的負面影響,惟目前可以做的是觀察對本港經濟的實質影響,做好出現最壞情況的各種預案。

香港中資銀行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振英

名家點評中美貿易戰,即上東網專頁
http://hk.on.cc/fea/tradewaronl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