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劃廢校 手續繁複

201810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位於元朗新田下竹園村的前竹慶公立學校,在一九九四年因收生不足而被迫停辦,至今荒廢二十四年,遺下只有一個廢墟,更淪為War Game愛好者的「娛樂戰場」及「射擊訓練」場地。而校內三座校舍均於六十年代建成,最年輕一座已有五十二歲的高齡,現在的荒廢程度,令筆者想起外國恐怖電視連續劇The Walking Dead(行屍走肉),生還者逃進荒廢學校的場面!

筆者與一眾同工運作一個小小的慈善組織,眾人都有一顆服務社會的熱心,希望活化廢墟,給予前竹慶公立學校一個新生命,故早前申請將該地改劃為「郊野學習中心及有機農場」,而經六星期的公眾諮詢後,終獲城規會批准,發出規劃許可文件,為期三年。

猶記得城規會批出文件當天,筆者與同工都滿懷希望,靜候佳音來臨,更把當天視為這小組織的一個「BIG DAY」,當知道結果後心情恍如中了三重彩一樣,既興奮且雀躍。眾人隨即籌劃相關工作,例如接收場地後,如何籌組足夠的義工進行清理及翻新、課室的使用安排等。

由於辦理規劃許可文件需時,在文件發出的同一天,筆者隨即致電地政總署與有關職員洽談計劃大綱,希望萬眾一心攜手合作,把這一千六百平方米的荒置土地活化為有貢獻的休閒樂土。然而作為這片荒置土地「主人」的地政總署,似未被筆者的熱心所感染,在洽談間只是簡單回覆,聲稱未收到文件,當收到後會把申請傳送到相關部門傳閱及審批,讓組織可以一元象徵式租金使用土地。

只可惜城規會發出的規劃許可文件,並非夢想中的三重彩,卻只是一張入場券,僅提供進入校舍作野外考察,包括要勘察土地及其建築物是否仍然可安全使用、水電供應、渠務排污等,一切都由組織一力承擔。換言之,文件只讓同工入內探索這廢置了二十四年的學校,感受着在歲月摧殘、日久失修後帶來的唏噓。

港府每年盈餘數百億元,甚至上千億元,難得有組織樂意為社會服務,活化場地供有需要人士使用,當局為何不給予更多支持?簡單連建築物結構安全都要由申請組織負責勘察,把土地所有責任強塞於組織身上。再加上政府部門各自為政,申請改劃荒廢校舍手續繁複,最離奇是城規會批出的規劃許可文件,使用限期是由批准日起計三年,沒有為組織提供修葺時間,在取得此張入場券後,更要等批准以一元象徵式租金去使用土地,再籌款進行修葺,沒有一年半載也難以成事。

重重關卡終令活化計劃胎死腹中,既勞民傷財,更造成「雙輸」,實是浪費時間,吃力而不討好。這樣的香港被譽為「亞洲國際大都會」,似乎是虛過於實,浪得虛名!

果園社企負責人梅廣亮

各界剖析香港沉淪禍因,即上東網專頁
http://hk.on.cc/fea/hkdownf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