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媽媽的冬至 幼子聽錄音憶亡母

2018年12月23日 00: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袁先生對母親離世感不明不白。(何量鈞攝)

「佢會忙足一整日,為咗整一頓豐富嘅晚餐畀我哋返屋企食。」一名好媽媽在博愛醫院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針灸專科中心接受針灸及拔罐治療時,急性中風撒手人寰,她的姓袁幼子每年冬至都會返家吃晚飯,今年要過沒有媽媽的冬至,他與家人都十分難過。他形容母親是個傳統女性,每逢冬至都會一早做準備,構思餸菜的配搭,還非常着重湯水。他懷念去年聖誕節與母親一同吃聖誕大餐的美好時光,嘆如今已再無機會,他嘆謂:「我百感交集,不知從何說起,所有事都好似係逼我接受咁!」

袁指母親過身後他欲哭無淚,腦內不停思索整個醫療程序有沒有偏差,但因自己非醫護人員,覺得所有揣測也是徒然,現實卻要接受母親突如其來的死訊,非常無助。他得知母親患腦瘤後已有心理準備,但難以想像母親生命最後一天,是在中醫診所做保健治療。母親期望得救,卻不知何解要離開人間。他說,母親病逝前已行動不便,即使親人陪同出門過馬路都要花上三小時。哥哥早前勸她行動不便不應到中醫診所,可惜已成母子最後一段對話。

袁續稱,母親勞心勞力養大他們兩兄弟,即使現時兩人都年屆四十多歲,母親都無時無刻噓寒問暖,自己每周到母親的住所探望兩次,更天天通電話,感情要好。在旁的袁太亦形容,即使丈夫已牛高馬大,家姑仍待丈夫如「最錫嘅BB」,每周都煲湯給家人,還額外煲降血脂的保健湯給丈夫。

母親離世後,袁並無流出半滴眼淚,他形容至親離世是一種慢慢滲出來的沉痛,這種悲痛莫名的感覺在內心不停徘徊,感覺很難受。當他掛念母親時,會在電話搜尋母親的錄音,聽聲音想念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