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A1:南亞村人去樓空 政府始清場邀功

2019年01月11日 03:3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廿年來烏煙瘴氣、已淪黑幫兵竇、槍械庫及毒窟的深水埗通州街橋底南亞村,高峰期曾搭建多達二百間木板屋,惟因政府欺善怕惡,部門推波卸責,村民「無王管」的南亞村成「三不管」地帶。至前年杪當局在輿論壓力下始入村拆屋,惟「踢一踢、郁一郁」下拆村龜速,至最近村民四竄至周邊地區闢「南亞新村」,多個部門在「人去樓空」下始於昨早大張旗鼓,拆除七間木板屋夷平南亞村。有學者狠批政府賊過興兵,拆村形同「做騷邀功」,根本無心解決問題。

昨晨九時許,食環署、民政事務總署等共約卅多人抵達南亞村,清拆餘下七間位於通州街臨時街市外的空置木板屋,多名工人戴上口罩及手套,先把木板屋內雜物放上手推車,再搬往夾斗車運走,至於大型家具如木床等,則由工人合力抬走。工人隨後用工具將木板屋解體,期間不少街坊圍觀,有職員拍照記錄,旁邊則有警員戒備。

人員隨後在已清拆的位置圍起鐵絲網,並掛起「請勿破壞政府公物 如有發現 報警處理」的告示,以防再有人佔地搭屋,行動至昨午結束。雖然南亞村已被夷平,惟在對開的通州街公園,則有數名疑似村民在木椅及地上「攤抖」,旁邊擺放尼龍袋及膠箱,相信是其家當。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指出,南亞村問題已存在廿年,居住者以南亞裔人士為主,當中不少是持「行街紙」的假難民,南亞村在高峰期有多達二百間木板屋,惟因相關部門不管卸責,一直未有清拆行動。近年在輿論炮轟及壓力下,當局始龜速清拆,但村民及假難民已四散闢村,滲透到社區大小角落。

陳續指,在南亞村僅剩數間木板屋下,當局忽然「大鑼大鼓」入村拆屋,認為當局無疑捨難取易,「見對方人多勢眾,便畏首畏尾盡量迴避」,政府猶如「無牙老虎」,及至村民數目大減又賊過興兵「整色整水」,做法更無異於「做場騷邀功」,情況「好似想話畀市民知,我哋好有決心做嘢!」但實際是無心根治問題。

深水埗民政事務處發言人表示,昨日的聯合行動,拆除臨時街市外共七個空置木造構築物及清理堆積的雜物。是次行動拆除了通州街臨時街市外餘下的所有非法構築物,社會福利署亦已協助涉及的露宿者另覓居所,而相關構築物已全部騰空。發言人補充,深水埗民政處共統籌相關政府部門進行了十六次聯合行動,拆除通州街臨時街市外共六十一個構築物,並清理第四座及第七座外堆積的雜物。

育有兩名年幼子女的街坊邱女士稱,子女在南昌邨幼稚園就讀,每日都會經過南亞村,經常見到有人隨街吸毒針筒遍地,且傳來陣陣異味,故途經時會加快腳步甚至「兜路行」,她坦言現時稍為安心,「但驚佢哋(村民)會再返嚟!」居於南昌邨的尹女士狠批政府清拆緩慢,表示過往多次向當局反映,居民亦有組職簽名行動要求清拆,惟當局拖延至今才完成行動,直斥政府無能「咁耐先搞掂!」

另有街坊張女士稱,南亞村早已淪為癮君子集中地,「有次經過仲畀個癮君子追住,問我住邊?嚇到我掉頭走!」如今終於清拆所有木板屋,她不禁拍手稱慶,「依家終於乾淨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