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跨區尋半年無果 現職保母呻培訓不足

2019年02月25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周女士說曾花半年時間跨區尋社區保母仍不果。(吳艶玲攝)

社區保母供不應求,家長花半年尋保母仍不果。有新移民婦女為照顧年幼兒子,放棄工作改為申領綜援,惟每月收入少逾千港元,生活捉襟見肘。為重返職場,她曾花半年時間,並跨區尋找保母,但願望一直落空,冀政府未來可增加保母人數。有現職保母則認為培訓不足,建議當局加強有關管教模式、兒童心理學等訓練。

三十七歲周女士兩年多前為生計及與前夫團聚由浙江來港,她說自己原本任職按摩店雜工,月入一萬一千多元,但兒子一年前出生,需放棄工作轉為照顧他,現時以八千多元綜援維生,收入少逾千元。她提到,為可重返職場,曾於旺角及跨區到灣仔尋找社區保母,惟半年仍未能尋到適合對象,有保母雖一星期可照顧兒子兩天,但不便她外出工作。她直指,收入少逾千元,隨兒子漸長,開支亦漸大,但沒法工作賺取生活費,對此感到非常無奈,「我自己已經盡我最大努力,已經想盡辦法了」,冀當局可增加社區保母人數。

同為人母的楊女士四年前擔任沙田區的社區保母,她育有兩子,分別十五歲及五歲,當時為照顧剛出生的次子而放棄原有的工作,並報讀地區中心的保母課程,加強照顧嬰幼兒的知識,其後機緣巧合下到中心做義工,協助照顧區內其他小朋友及其兒子,而成為保母。她指,每月平均做八日保母,不看重擔任保母的津貼水平,因自己抱做義工的心態,「有又好,無又好」,但認為應為保母增加培訓。

她解釋,擔任保母前僅接受了三天基本日常照顧的課程,認為應加強兒童心理學、親子關係等培訓,因看到部分保母與兒童年齡有一定距離,相信相關知識有助識別及協助照顧有自閉症等有特殊需要兒童,以及增加對兒童的了解及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