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A1:充電線行兇 仰藥圖自盡

2019年02月25日 03:3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人倫悲劇!「苦命婦」在丈夫離世後,捱盡辛酸將獨生子養大,然而,她鬱到病飽受情緒折磨,儘管積極參與義工活動,依然無法解脫,疑萌死念。雖然眼見兒子大專畢業又是羽毛球健將,無奈她心中「兒子就是兒子」,不忍將他丟低變孤兒,把心一橫圖母子同死,上周五在將軍澳寓所疑炮製「鼠藥毒湯」給兒子喝後,復以電線涉嫌將其勒斃,更為兒子蓋被和伴屍,留下遺書及器官捐贈卡後,她服藥及上吊但「死唔去」,前晚跑落樓求助,警方到場始揭發慘劇,婦人涉嫌謀殺被捕。

涉案姓趙(五十五歲)婦人任職清潔工,與獨生子黎裕帆(廿三歲)同住善明邨善禮樓一單位。據悉,趙的丈夫早年離世,自此她獨力將兒子撫養,母子感情深厚。兩年前黎大專院校修畢健體及運動文憑,他熱愛羽毛球,經常參與社區比賽。據悉,趙婦疑長期積勞成疾,患有思覺失調及抑鬱等情緒病,需定期覆診。消息指,趙婦為了兒子曾積極參與社區活動,在區內擔任義工,與鄰里街坊相處融洽,奈何病魔苦纏,令她萌輕生念頭,但卻難捨相依為命兒子,疑在前路灰暗下打算母子同走絕路。

據悉,前晚十時許,趙婦神志不清在善禮樓大堂徘徊,未幾不支倒地,保安員報警求助。救護員到場將趙婦送院。期間,趙向救護員透露她與兒子均服食了老鼠藥,其子正身處住所。警方立即登樓了解,因拍門無人應門,需由消防員破門入屋,赫見黎「睡」在客廳梳化,身上蓋着棉被,身旁放有羽毛球拍,並證實他已死去一段時間。

警方封鎖現場調查,法醫到場檢驗,發現黎頸部除有被繩勒過傷痕外,身上並無其他表面傷痕,亦無掙扎痕迹,惟死去已一至兩日。警方在單位內,搜獲兩包被用過的老鼠藥及大量藥物,包括安眠藥及抗抑鬱藥,另檢獲趙婦的遺書,以及器官捐贈卡,惟未有發現屬於黎的遺書。其後,警方與黎的朋友聯絡及檢視其遺物,惟未見有任何證據顯示黎欲尋死,亦無發現他與任何人結怨,故排除事件涉及第三者,同時相信死者並非死於自殺。

同時,警方在屋內發現一條捲成圈狀的手機充電線,其中一端曾被扯斷,經檢驗其粗幼後,發覺充電線與死者頸上勒痕脗合。另睡房氣窗上綁有同款手機充電線,充電線亦被捲成圈狀,惟未有被扯斷。

警方追查後,懷疑有人難敵病魔煎熬欲自殺,又擔心死後兒子變孤兒,遂於本月廿二日凌晨至翌日早上時分,將老鼠藥及安眠藥混入湯內交給黎,再用手機充電線將他勒斃,並將屍體抬上梳化,為其蓋被及放置心愛球拍「伴上路」,她伴屍逾日後,服食老鼠藥又在睡房氣窗吊頸,惟雙料自殺仍「死唔去」。警方以涉嫌謀殺將趙婦拘捕,案件由將軍澳警區重案組跟進,目前仍循母子感情、財政及健康狀況調查悲劇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