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尼籍被告索償後再審行人疏忽案 女裁判官與辯方拉鋸

2019年04月15日 13: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尼泊爾籍女子Thapa Kamala早前入稟區院,向裁判官何麗明索償。

尼泊爾籍女子Thapa Kamala早前入稟區域法院,向東區裁判法院暫委特委裁判官何麗明索償,指何在審理她涉行人違規傳票案期間,錯誤下令要她保釋及每天出庭應訊,變相將她禁錮於法庭內,且態度惡意專橫,要求法庭頒令要何賠償逾170萬港元。

何麗明今日(15日)在東區法院第64天審理Thapa被票控行人疏忽的案件,辯方律師侯振輝繼續陳詞,要求何官退出審訊,辯方整個早上的陳詞大都圍繞何官早前向被告的原本代表大律師梁耀祥發出拘捕令的事宜,侯指何官持續以聰明而富技巧的方式,以自己權力逼迫梁大狀回到法庭,以繼續承受她的折磨,對梁非常不公平,要求何官解釋,何官則回應:「我坐在這裡不是要回答你問題,而是要聽你陳詞。」

侯續指,何官審理本案一直針對辯方而偏幫控方,不夠持平,甚至明知沒有法定權限仍惡意向被告頒下無理的保釋條件、向梁大狀發出拘捕令、拒絕辯方傳召專家證人以及在審訊中不停作出無理插咀及打斷辯方、嘲笑辯方等。

何官則指,侯不停在引用虛假的事,她已逾百次着他說實話但無效,現決定不會再更正及回應,寧願保持緘默,讓日後的法庭紀錄說出真相,何官之後有一段時間閉目養神。

侯振輝下午繼續陳詞時指,何官在過去64日審訊中與梁耀祥的對話充滿偏見,不停針對辯方,而何官則要求侯說清楚是哪一天哪一個時間哪一段對話出現哪一句說話中的哪一個字是針對或偏見,而侯則表示自己不是錄音機只有普通人類記憶無法逐字覆述,二人在庭上互相重複要求對方正面回答自己提出的問題,愈扯愈遠不停糾纏。直至下午4時40分,辯方終於要開始另一範疇的陳詞。

由於已過了4時半散庭時間,何官問還有多久才會陳詞完,侯回答:「這個範疇需時多於15分鐘。」何官回應:「2000年也多過15分鐘,即是你要多久?」何官又強調自己不是要與侯「傾條件」,只是要知道究竟其整個陳詞尚需時多久,侯稱至少還要三小時,何又問原因,何遂稱再被問下去會感到壓力,反問何是在玩計時遊戲還是要維護公義,又問是否要自備計時器才進行陳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