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A1:路線亂嚟再圍警署 遊行通知書淪廢紙

2019年08月18日 03:3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光復紅土遊行變鬧市四處流竄,不反對通知書淪為一張廢紙!昨日遊行原本只限紅磡區進行,惟示威者卻在一開始已佔據車路鬧市任我行,更沿途破壞建制派的會址及辦事處,包括在工聯會大本營工人俱樂部外塗鴉寫上「六七暴動始祖」,其後更直搗油尖旺一帶及包圍旺角警署。警方晚上派出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包抄驅散,示威者突改變以往硬碰硬策略,四處流竄後突然在鬧市消失,殺警方一個措手不及。示威者變招或許是為今日維園集會進行綵排,相信昨日癱瘓九龍鬧市一幕或會今日在港島再現。

「光復紅土遊行」經上訴後終獲發不反對通知書,惟遊行路線則大幅更改及縮短,由海心公園出發至終點港鐵黃埔站,並列明遊行人士只能使用行人路。至下午三時半,公園已聚集逾千名市民,遊行隊伍十分鐘後正式出發,惟一行出公園即佔據馬路而行,完全無視不反對通知書的規定。警方指,約有三千五百人由海心公園出發。

遊行隊伍沿旭日街往紅磡道,有遊行人士沿途分別揮舞港獨旗、美國旗及港英旗,約廿分鐘後已抵終點港鐵黃埔站。期間,部分遊行人士改到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位於紅磡邨的辦事處,張貼多幅「不雅合成圖」後離開。隊頭抵達終點後未有散去,反而沿馬頭圍道往土瓜灣方向進發,途經紅磡廣場附近、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及蔣麗芸的辦事處時,有人向辦事處狂掟數十隻雞蛋及照射激光,批評兩人漠視內地旅行團對居民造成影響。

不過,上述建制派受到的破壞遠不及工聯會,該會位於馬頭涌道已有五十五年歷史的工人俱樂部,在遊行未開始前,已有數名蒙面示威者到場塗鴉及貼上「誰是暴徒?」及「六七暴動始祖」的標語,並將多個菠蘿放在地下,諷刺該會於六七年被指施放俗稱「菠蘿」的土製炸彈,而俱樂部則早已落閘。其後遊行隊伍再經過俱樂部時,不斷掟雞蛋至傍晚時分,才有防暴警到場,示威者始肯離開。工聯會晚上發聲明強烈譴責示威者的行為,要求警方追究到底,對破壞者繩之以法。

不過,肆意破壞建制派會址仍未能滿足示威者,他們繼續朝太子方向進發,部分人途經世運道迴旋處時,又擺放路障阻止車輛行駛。他們其後在傍晚約六時抵達旺角警署,並集結在彌敦道一帶,有人以雷射筆強光照射在警署駐守的警員,又向他們投擲雜物及雞蛋,警方則在高處舉出藍旗,指示威者正參與非法集會,警告他們盡快離去。

約一小時後,警方宣布採取清場行動。大批持長盾的防暴警到場,兵分兩路由彌敦道及通菜街展開清場,防暴警身後則有大批速龍小隊成員,準備一舉拘捕示威者。不過,警方採取行動之時,示威者卻沒有抵抗,反而四散逃走,有人向沿彌敦道往油麻地方向逃去、有人走上行人天橋逃入旺角新世紀廣場,部分人走入橫街窄巷。

期間,有示威者在旺角道上方的行人天橋向下投擲大型垃圾桶,掟中下方的警車,有警員隨即舉槍發射一發布袋彈,天橋上的示威者則逃去無蹤,暫未知是否有人中槍。由於大部分示威者沒有抵抗只是四處亂走,警方未有機會發射催淚煙或橡膠子彈,只好不斷追趕示威者,惟至油麻地一帶時,示威者一窩蜂湧入港鐵油麻地站乘車離開,警方最後收隊離開。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