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知:化學博士拆解DIY口罩work唔work 呢款竟然都有用?

2020年02月14日 08: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一款大媽必須物品,原來抗疫功能甚佳?
新冠肺炎肆虐,香港人「日日搶口罩」,「口罩荒」下,市民各出奇謀,毛巾、紙巾膠水樽,紛紛成為抗疫產物。究竟這些山寨口罩是否有用?經消毒的外科口罩又能否重用?一款大媽必須物品,原來抗疫功能甚佳,東網請來化學KOL Dr. K.Kwong,為大家拆解疑團。
人人都能自製口罩?Dr Kwong坦言,自製口罩達到外科口罩的保護程度,一般人是無法辦到,皆因口罩需要用到的以Melt-blown製作的塑膠不織布,其密度距離達到最細十微米,才可阻隔飛沫,這種物料一般在市面上難以買到。「而依家全球有呢種布嘅地方,都被搶得好厲害。」即使買得,也未必有「無菌室」處理,「無呢兩個元素,就自製唔到醫療級數嘅外科口罩」。
莫非自製口罩毫不可能,Dr Kwong補充,口罩的其中一個用途,「就係可以用嚟嚇你對面嗰個人,等佢戴個口罩」。因此,即使是配戴布口罩未有阻隔飛沫,但或能達致令他人戴口罩的效果。至於該如何製作布質口罩?質料方面,最佳是棉布,其次是一般不織布,最後是毛巾。但棉布必須挑選密度較高,能遮掩口鼻。不過要留意的是,布料無法有效阻隔外來飛沫,只能減少配戴者所噴出的飛沫。
如果疊很多層的毛巾,又能否有阻隔飛沫效果?原來亦是「阻隔唔到」,他解釋,毛巾的密度不高,最細的孔已可穿過數條頭髮,而飛沫的直徑則大概只有30分1的頭髮直徑。換言之,毛巾的隙縫比飛沫大超過一百倍。因此即使重疊多層的毛巾,也無法有效阻隔飛沫。網上流傳有人以與N95口罩相似的胸圍當口罩,Dr Kwong只贈了四字:「一樣咁流」。
假若就如港府般,搶購口罩失敗,家中也沒有口罩存貨該如何是好?Dr Kwong笑言大家亦可就地取材,例如大媽們愛戴,附有太陽擋的帽子,頗能阻擋迎面噴來的飛沫,不過要留意,如果飛沫早已懸浮在空氣中,太陽帽就無法阻隔。至於有人自製透明膠水樽「冚頭」防疫,效果與太陽帽相似,同樣無法阻隔懸浮在空氣的飛沫,但就有「靠嚇」作用,令其他人乖乖戴上口罩。
一罩難求下,有人建議重用口罩亦可行,方法是用酒精噴在口罩前後消毒,Dr Kwong認為此舉是可以,不過就要留意。外科口罩一般分作三層,最外的是防水層,中間是最重要的,用作阻隔飛沫微粒,而對內的一層則是用作避免口水噴濕中間一層。最難清理消毒的是中間的一層,由於該層用作阻隔帶有病毒的飛沫,如果用酒精噴,可能未能將病毒殺死。「病毒細過飛沫好多,可以穿過中間嗰層,再用自己就會吸番」。
因此,使用酒精消毒口罩的原則是,「你肯定你冇去過高危地方,冇去過醫院、公共交通工具,確保中間嗰層係乾淨。」酒精噴在貼面的一層,消滅自己口水的細菌後重用。他又提醒,在口罩內加紙巾只可延長口罩壽命一至兩小時,防止弄濕中間一層,減低口罩效用。為人為己,戴過的口罩還是不要蒸、不要炸、不要重用,取用新的口罩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