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看今朝》專欄面世 何志平:大暑清涼

2020年07月22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檻外人」何志平《還看今朝》專欄今日隆重面世。
開張大吉!
今天是《還看今朝》專欄面世,也是農曆六月初二,節氣是大暑。大暑天在每年陽曆七月廿二、廿三或廿四日,太陽正值處於黃經一百二十度之時。大暑正值中伏前後,為一年最熱的一天。
大暑有三候:大暑之日,腐草為螢,又五日土潤溽暑,又五日大雨時行。之後天氣亦開始過渡至立秋。
大暑亦是我國南方一年中日照最多,氣溫最高,雨水最充沛,雷丶暴最常發生的時候。大暑期間,所累積的熱量到達極點,所以大暑最為炎熱。
人的身體狀況,腦筋思維,神經細胞,對夏日的氣溫、氣壓、濕度、氣流和日照時間等的大自然環境要素的變化高度敏感。高溫可以影響人體調節情緒的中樞神經系統,導致大腦神經活動的失衡異常,內分泌的激素過活, 繼而產生一系列中暑的症狀。
在這大熱天時,在香港這個大熔爐裏,到處都是熱廚房,那裏都是熱氣呼呼的瓶頸。我們都熱得頭昏腦脹,脾性火氣暴躁得驚人,動不動就吵個翻天,熱氣矇矓了眼睛,衝動蓋住了心靈,大家都為各自的執着拚個你死我活。
情感上的摯熱,是熱情如火,熱血的昇華,也把我們及對方的情緒張力拉得緊緊的,直到快要崩斷的邊緣上來。
有說熱血的衝動,是少年人的專利,能為理想,哪怕是怎麼樣的理想或是一個怎樣的原因,或理由,而不顧一切,傾家蕩產,拋頭顱,灑熱血,不言倦,不怕死,不屈不服 ,永不放棄更不疚不悔。
我們都是年輕人,都曾年輕過。古語有言:四時可愛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少年與否,不是年紀的問題,而是心裏的境界。哪怕你是耳順之年,或達到隨心所欲之秋,只要還有一點肚子裏的火氣,心中還有一把無名的執着,哪怕熱氣蒸昏了頭腦,便是少年人一個。
「狂」,是情感的白熱化,是無顧無償的付出,是狂熱,是狂妄,是沒有計算衡量的,不理後果,全身心的豁出去。
熱血是無名的,熱情是浪漫的,可以沒有理由,不用解釋,要幹便一腦袋子的全情投入,全都押上了,奉獻犧牲,在所不計。
然而,大暑之後立秋來了。秋老虎更悶熱,然而立秋後的三候隨踵而來:「涼風至,白露生,寒蟬鳴」!熱轉涼之際,亦處於時熱時涼,忽熱忽涼,不暑不秋的轉捩點,也正如毛潤之的名句所點出的:「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可圈可點的是「涼熱」兩字:既清涼,也摯熱!
環觀全球局勢,香港情況,不難看到「西方」熱昏了的頭腦,步步追擊,處處為營,全面封殺,傾力打壓。而「東方」的清涼,則沉着應對,見招拆招,尊嚴的反駁,負責的承擔。東方清流的涼快,與西方慍惱的熱怒,堪成強烈的對比。也可以說,「涼熱」二字,前者清涼後者熱烈,放在一起便調出一個恰切的溫度。心裏摯熱,腦袋清涼。
寄望於未來的日子裏,我們將共享一個冷暖適應的大氣環境,堅信我們捍衞的理想屬大道中正,是普行於全人類這命運共同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