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A1:疫下禁探訪愛妻突病亡 夫質疑公院護理失當

2020年08月02日 00:1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新冠肺炎疫情下確診患者死亡個案增加,昨日破紀錄有七名患者離世,以年長患者為多,但公立醫院因醫護全力抗疫拉緊照顧住院病人人手,禁探病令家屬無從了解病者病情,住院病人死亡引發多種護理不當的質疑。年逾八十歲的趙伯為病妻奔波多年,接送妻子進出仁濟醫院求診無數,近月發現妻子出院後,臀部皮膚嚴重損傷、手腳大面積瘀青,更疑遭「開漏藥」導致趙太一度昏迷,趙伯在妻子留院期間多番請求院方特許探病遭拒,最終趙太病逝,老伴連妻子最後一面也沒法見。仁濟醫院回覆指,病人患失禁性皮膚炎,已向家屬解釋病況,病人曾接受靜脈輸液,故周圍的局部組織或呈瘀青,而醫生在病人入院後,亦已向病人處方所需藥物。
趙伯的七十九歲妻子自二○一三年起患肝病,多年來經常進出醫院,今年三月二十日,趙太因發燒及肚痛等不適,由安老院舍送到仁濟醫院,當時有護士向趙伯提及因人手不足,要用約束衣固定趙太,趙伯無表示同意,但院方其後致電趙伯稱「為佢(趙太)好,已經用咗約束衣綁住。」至四月二日趙太出院,趙伯發現太太皮膚有輕微瘀傷及紅腫。
其後趙太進出該院,在四月二十七日出院時,院舍發現趙太手腳有嚴重瘀傷,臀部長出壓瘡及掉皮,相信是因長期穿着約束衣及無人為趙太更換尿片所致。至五月十一日趙太再度入院,四天後院方致電趙伯指趙太未知何故昏迷,情況危急,要求家屬到場探訪。趙伯堅稱,醫生當時未有向家屬解釋病人服用的藥物,他質疑醫生「開漏藥」,令妻子疑因長期未有服用肝藥引致肝昏迷,醫生安排為她插胃喉輸送肝藥,趙太翌日回復清醒。
至五月二十八日下午一時許,醫生致電家屬提議為趙太抽取腹水檢驗病毒,趙伯詢問醫生可否親身探訪妻子,醫生以疫情期間不允許探訪為由拒絕,家屬向醫生多次請求下,醫生方答應其要求,趙伯形容是「慘過行乞先乞到見一次」,惟數十分鐘後,院方再次致電家屬指,趙太情況急轉直下,趙伯下午一時五十分到達醫院,惟太太早已返魂乏術,趙伯惋惜道:「臨死前講句嘢都做唔到。」
仁濟醫院則回覆指,該名女病人患有糖尿病、慢性腎衰竭及肝性腦病變等疾病,病人於三月二十日由護老院舍經急症室入住內科病房,臨床診視下,病人下肢肌肉無力,致周邊組織受壓部位皮膚呈紅。院方聲稱,因應壓瘡的風險評估及護理紀錄,醫護人員有每四小時為病人轉換姿勢。
院方稱,經醫生評估後,為免病人作出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與家人講解後曾一度為病人穿上安全背心,並於六天後為病人脫下安全背心,而病人曾接受靜脈輸液,故靜脈刺穿周圍的局部組織或出現瘀青。病人住院期間亦一直無壓瘡病徵,惟病人於四月十五日腹瀉入院,院方數天後安排傷口護理護士為病人檢查時,發現她有失禁性皮膚炎病徵,醫院多次向家屬溝通及解釋,以跟進情況,並曾安排病人女兒在床邊觀望病人皮膚情況。
醫院又提到,醫生已處方肝臟營養口服飲食補充劑(Aminoleban),並告知病人丈夫有關病人病情及所服用藥物,醫院亦曾向家屬建議為病人放置鼻胃管以供營養及肝臟營養口服飲食補充劑藥物予病人。至五月二十八日,病人情況急轉直下,最終同日離世。院方對病人離世向家人表示深切慰問。
關注病人權益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表示,仁濟醫院老人科病房在疫情下的人手理應並不緊張,形容此情況下護理出現失誤「較少見」,但家屬以往可探病時,如發現病人護理上有不妥,可即時向醫護提出申訴,認為醫管局需要檢討探訪安排,包括在疫情放緩後,考慮放寬個別專科的探訪安排及酌情探訪的使用權。香港病人政策連線主席林志釉指今次悲劇令人可惜及感到不理想,在技術可行及不涉財政下,醫管局應考慮讓病人與家人視像探病,只需一部手提電話就解決難題。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香港疫慌》專頁: http://hk.on.cc/fea/hkdis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