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安全的感覺

2020年08月05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指在美國看守所的日子,人身安全分秒都受到威脅。
從去年中開始,在地球的另一面聽到的,看到的,關於香港發生的種種事情和狀況,都嚇得驚人。當然,消息的管道都是從美方媒體傳來的解讀,雖然那邊還有一個廣府話、一個普通話的電台,並自我標榜為中立客觀的作風,但說到底都是靠着西方立場走的路線。家人朋友們傳來的訊息,是唯一能讓我感受了解香港社會情緒的管道。
「打,砸,搶」遍地開花,封路傷人無時不有。店舖關門拉閘,市民呆躲家中。說道如此混亂的「無政府」狀態,近年從未曾出現過。家人朋友們都感到反感,不安全,而整個社會都好像喪失了理智、方向,而不知所措!
反顧我當時身處之地,是那國家內被譽為安全系數最高的高度設防看守所。裏面安全嗎?那兒是在紐約市中心(下城downtown),就在唐人埠之隔壁的市政大樓建築群。市政府、法院、法律部檢控室工作大樓,和那十一層的大都會看守所都在其中。
看守所拘着八百人左右,分布在七個樓層區,而每一區的一百多人又分到六個單元裏。每樓層區內的一百多人日夕相處,摩擦衝突沒完沒了。差不多每一星期便來一次打鬥動武,每一個月定有一次大群毆,輕則皮破骨折,嚴重的便血流遍地。每次的結局都是大封鎖,大搜查,一周十天的沒太平日子過。剛好了,平淡了,又周而復始的再來。在那裏,一不留神,警覺鬆懈,便被殃及池魚。時刻都活在暴力恐懼中,惶恐不得終日。
動武打架的原因,數之不盡,亦訴之不盡。但最常見的就是黑幫互鬥,和報復尋仇。尋仇之因,緣於整個司法系統的慣常檢控工作方式:原來聯邦司法機構一有些兒線索便抓來一大堆人,哪管他牽涉的範圍多大,然後一個個的各自擊破,拒絕保釋就外,在看守所內,分隔開在各樓層內拘禁,施壓強迫認罪及提供資料,指證反控同黨兄弟們。哪曉得黑幫兄弟們滿遍各地方,各監獄看守所、各樓層都在。為着噤聲滅口,他們可以為扛把子哥兒們的利益而無所不用其極,死活在所不計。
在這樣一個惡劣的生存環境下,每一個人的人身安全分秒都受到威脅。環境事情不在我們的意願及控制之內,最多只能獨善自身,嗅到風聲氣味,便盡量遠離肇事現場,避之則吉,以免被牽連而被打和受處分。
你說這樣的生活環境氛圍糟糕嗎?來自當地的非裔人士笑着說,在外面,他們的真實世界比看守所內的情況相差如天與地!
「我是一個黑人,只有手拿着一把槍我才會感覺到安全,因為白人們每個人都有至少一把槍在身上的!」
在看守所裏頭,糾紛都是用拳頭來解決。嚴重的用自製武器如削尖了的小金屬棒、刮鬍子刀片改裝的「刀」等。但在外頭市中心社區裏,是子彈亂飛的暴力世界!安全麼?
回到家裏來,香港無論怎麼樣,都是我們熟悉的家鄉。
也許我還是一個浪漫的樂觀者,我還是對香港人的理性有所期望和信心!
這是我們的家園福地,我們的天堂!
要珍惜她。
要愛護她。
別砸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