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夫婦在港確診分隔兩病房 醫護難忘為二人當信鴿傳思念

2020年08月05日 12:4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Jane(右)向醫護稱,她與Peter(左)一生中只分開過3次,今次疫情是其中一次。(屯門醫院提供)
本港現時有逾3000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編號背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淚有笑的故事。英國夫婦Peter與Jane在港轉機時被檢測出感染新冠肺炎,在港留醫近兩個月,Jane更一度須入住深切治療部(ICU)且須插喉,這次是她人生中第3次與丈夫分開,期間她以小枕頭當作丈夫,二人亦頻頻以書信傳情,醫護則充當二人的信鴿。待她病情穩定,轉回隔離病房,Jane與Peter雖然隔着一道玻璃,但Jane仍不禁對Peter用手指比劃出心及一枝箭,表示「我個心返返嚟喇。」
78歲的Peter與74歲的Jane本來擬經香港轉機返回英國老家,惟二人抵港後被驗出對病毒呈陽性,轉入屯門醫院隔離治療。醫院內科及老人科副顧問醫生朱振國憶述,二人入院首天,他們既無護照,亦無電話,無法聯絡領事館或家人,加上他們尚未完全確診,須分隔兩間病房,「可想而知佢哋幾徬徨」,故醫護們首日要做的並非為他們覓藥,而是去張羅電話。
朱又形容,Jane生命中只有Peter,即使二人均確診,Jane卻從無考慮過自己病況如何,只擔心Peter的身體情況不佳,向醫護訴說丈夫以往的病史。豈料Peter身體並無甚大礙,反而是Jane病況轉差,須轉到ICU接受治療。
深切治療部部門主管陳勁松笑言,Jane是一名乖及有禮貌的病人,所有同事均非常喜歡她,故當她情況轉差,同事們均「心大心細」,祈求她能夠在不用插喉的情況下渡過難關,惟最後醫護及病人商討後,仍決定須麻醉及插喉。陳憶述,當時Jane向他說,她與Peter一生中只分開過3次,今次疫情是其中一次。
Jane在ICU的日子中,仍對丈夫念念不忘。隔離病房資深護師吳淑芳指,Jane當時問醫護取得了一個小枕頭,並命名為「Peter Pillow」,把枕頭當成是丈夫,每日擁着入睡;二人更會互傳書信,並拜託醫護充當信鴿,送到對方手上。她又笑言,Jane情況好轉後轉回隔離病房,並把枕頭還予醫護,稱她已經不需要枕頭了,因為終於可與丈夫相見。
二人重逢當天,有不少醫護在場見證,Jane在與丈夫相見前頻頻梳頭、整理儀容。朱振國憶起,Jane看到Peter後,隔着玻璃比劃了心型及一枝箭,意指她的生命終於重新圓滿了。即使二人5月已康復出院,但多名醫護在想起二人的故事時,仍笑意盈盈,成為他們抗疫日子的「苦中一點甜」。
《香港疫慌》專頁: http://hk.on.cc/fea/hkdis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