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算不完的帳

2020年09月17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對美國沒完沒了的種族衝突,深有感受。
今年五月二十五日美國明尼蘇達州非裔男子喬治‧佛洛伊德被白人警員膝蓋鎖壓頸項致死,引發抗議,暴力騷亂迅速升級,一周下來蔓延至少二十個州。
紐約大都會看守所內氣氛也異常的緊張,因為住客大部分都是非裔的年輕人,容易衝動和同情外邊正在吵得鬧哄哄的事件,恐防情緒反應而發生騷亂。那個周末,管理層二話不說的把所有電視機都關閉了,實施畫面封鎖,不容住客看到挑釁性的實況報道,但我們還好有收音機可以略知外面的情況。
三十一日晚是個星期天,整個紐約市實施宵禁令,據報城中多處出現打砸搶燒。鄰壁的「艾凡」(假名)又跑過來說英國廣播公司幾分鐘後播放一個特輯節目,細說美國種族衝突的故事。
艾凡是美國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裔深膚色的生物工程師。他拉着我聊天,邊等着電台節目的開始,邊跟我重溫種族近代史:「南北內戰後的重建時期至二次世界大戰這八十多年,是美國種族關係的最低點:種族隔離,歧視,白人至高無上的反黑人暴力、暴動,沒完沒了的日益劇增。知道嗎?有研究點算了那期間就有超過四千四百次繯首殺戮的私刑。
一九○六年阿特蘭大的屠殺,火燒了一千間黑人住的屋,二十多人喪命。
美國歷史上最為嚴重的種族暴力事件之一,就是在一九二一年奧克拉荷馬州土爾沙市,格林伍德區的黑人大屠殺,導致三十人死亡,超過八百人受傷,關了六千名非裔人士,都是白人暴民串同警員幹的好事。
還有最轟動的是一九五五年埃米特.蒂爾一案,這個十四歲的非裔男孩因為在市場內向一位白種女子吹口哨而被綁架,被施以酷刑後再被殺掉,而兩個涉嫌的白人被裁無罪。舉喪時死者的媽媽堅持要開棺讓記者拍攝被殘暴後完全變形的遺體!」
艾凡喋喋不休的還要說下去,但節目開始了:「示威縱火搶劫,催淚彈煙霧中警民對峙,無不勾起似曾相識的歷史回憶。一九五五年最高法院宣布學校裏黑人白人隔離的做法違憲。七年後,一九六二年非裔男子梅瑞狄斯在法警和軍隊的陪同下,踏進密西西比大學的校門,當晚隔離主義分子的白人與法警爆發衝突,最後聯邦軍隊奉命增援,兩人死亡,三百人受傷,二百多人被捕。
一九六七年,底特律五天的騷亂,數千名黑人衝破一萬多名軍警的包圍,四十多人死,四百人受傷,七千多人被捕。
一九六八年馬丁‧路德‧金遇刺,全美各大城市騷亂宵禁四天,軍隊荷槍實彈,三十多人死亡。
一九九二年,洛杉磯六天的種族騷亂,六十三人喪生,經濟損失十億美元。
二○一三年佛羅里達州桑德福市的種族騷亂,和二○一四年密蘇里州弗格森事件,都是非裔青年在警員執法過程中被開槍打死,而涉事的白種人警員後來都全身而退,引發全國一百多個城市群眾抗議示威,繼而演變成暴力騷亂。
二○一三年抗議示威者更打出『黑人的生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口號,引使全國和國際社會對種族歧視,警員暴力執法,司法不公,有色人種受到系統性歧視的遭遇等社會議題的關注,更突出的暴露了美國社會上多年來處理不了的災難,也是一筆算不完的帳!」
節目到尾聲,艾凡禁不住氣憤激昂的疾呼:「還是黑人民族主義的麥爾坎.艾斯說的管用:用盡一切必要的手段,來爭取平等,以表述我們的沮喪和憤怒。在經歷了百多年的屈辱奴役後,你可會怎麼做?你認為可以做出逆來順受非暴力的回應嗎?你能怎樣的向歷史交代?強調我們的自力更生和自決,是我們的唯一出路!」
我的眼睛頓然的模糊濕潤起來:「這就是我們中國人應該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