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傳嫲嫲菜檔 空姐網上賣菜包送貨做通宵:同家人緊密咗

2020年09月17日 10: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Pinky曾目睹做菜檔的母親工作疲累,直至自己經營網上賣菜平台,才親身體會到有多辛苦。
每晚凌晨兩點鐘,許多人遲達不肯就寢,趕緊享受翌日工作之前的自由時間,看劇集、食宵夜、與朋友相聚、玩樂⋯⋯Pinky卻已準時來到街市,在濕濡的地板上走來走去、在混雜了蔬菜的清新氣味、肉類、魚類及家禽氣味的環境下,汗流浹背地忙著準備明天送貨的食材。
Pinky二十多歲,一頭啡色微鬈的頭髮,為了工作方便,束起一條馬尾,打扮與同齡的女子無異,她亦自稱「是個很普通的女仔,喜歡逛街、看電影」,但從今年三月起,她接近失去了與朋友相聚的時間。
新冠肺炎疫情從今年一月開始,至三月放緩一段短時間,六、七月再爆發至另一高峰,每天百餘人染病。任職空中服務員的Pinky,在旅遊業接近停止運作的這半年間,自然連工作也停擺。每天在家中無所事事,同時顧慮到收入減少,Pinky看著母親與祖母一同打理的菜檔,心中想著「很多街坊仍然需要買菜煮飯,但疫情之下或許不想外出」,她忽發奇想:不如做送菜上門服務的生意。網上菜檔於焉成立,由她與哥哥一手打理。
剛開始時,他們早上才到菜檔準備、執貨,卻發現時間不夠:「試過下午五、六點才把菜送到給客人,一打開門,看見客人與小朋友在吃外賣快餐,頓時覺得很不好意思。」於是一改運作模式,從凌晨開始做,早上九點出發,直至翌日中午。其他店鋪的店主總是四、五點才來到街市準備,他們一家人每天都是最早抵達街市的。
見Pinky準備時爬高彎身,搬著一箱箱、一袋袋的新鮮蔬菜,或許與飛機上的工作有點相似;然而,街市沒有冷氣,環境亦較為髒亂,她形容自己彷彿命中注定要做辛苦工作:「我以前也做過文職,在辦工室坐,但無法適應,那段時間精神好差,又容易病。朋友知道,都笑我是辛苦命。」送貨期間她打趣道。
Pinky在訪問及送貨期間,多番提到工作的辛苦,比以往在飛機上,每天身處不同時區的日子過猶不及:「以前一個月起碼有十多日休息,現在一星期做足七日,不斷搬重身、又熱、又要熬夜,下午收工回家,吃過晚飯便倒頭大睡,直到深夜又開始工作。」難怪她失去了與朋友外出的時間。
辛苦歸辛苦,比起以前工作,同時有比較快樂的地方,她發現與家人一同工作,心態上比較舒適:「有甚麼不懂、不明白,嫲嫲與媽媽都會很耐心地教我,跟家人一起工作沒有壓力,不用時刻擔心被責罵。」Pinky與家人工作之間,除了處理正事以外,總是吵吵鬧鬧又過一天。「以前我要到處飛,常常一整個星期都見不到家人,現在與他們關係緊密了許多,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比起以往,也會有更多話題。」早一段時間颱風襲港,九號風球之下,她仍堅持送貨,家人與她一同抵著強風來到街市幫忙準備,維繫著他們之間的親情,使Pinky在言談之間多次流露出快樂。
除了家人以外,她亦因做網上菜檔,多了一群「新朋友」:「服務街坊的感覺,與以前的客人好大分別,他們在閒時也會記得我,關心我。」她拿出一個側孭布袋,布袋上的圖案,是一格格淺綠色的蔬菜,Pinky看著布袋,興奮的說道:「這是一個客戶某次送給我的禮物,她說在外面買不到,因為是她自己用衣車縫的。」
以前在飛機上工作,即使疲累,即使面對客人無理要求,都都要時刻保持笑容,現在倒是間中會收到客戶主動關心,更會送禮物給她。除了布袋,她還收過抗疫湯包、小朋友手畫的紙袋。每次收到禮物,她都心存感激:「感覺很溫暖,或許未稱得上是朋友,但一定超越了普通客人的關係。除了街坊,有甚麼客人會在閒時關心你、送禮物給你?」
反過來想,這位網上菜檔檔主,到底有甚麼特別,讓客人如此喜歡?看過她工作、送菜的或許會明白,大概是她寧可半夜開始工作,也不想讓客人等待的精神;大概是她一星期工作七天,接近毫不休息的刻苦;同時是她即使要走上數十級樓梯,都仍然毫無怨言,到達客人定門外,仍然誠懇奉上蔬菜的親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