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坐以待斃

2020年10月21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憶述今年初美國已抗疫不力,就連看守所內的人都感到坐以待斃。
今年的三月十三日,星期五,是難忘的一天。那天,法國政府宣布所有學校和大學因為新冠病毒疫情而停課。愛爾蘭和德國也關閉了所有學校和教育設施。
這天全美國有二千七百人確診,四十多人因病毒喪生。紐約州佔四百二十一個案例。當日在白宮玫瑰花園新聞發布會上,特朗普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我們現在有四十人(喪生)。其他國家的數字比我們的多很多倍。雖然我們的數字,相對來說還是很少,但是正在上升,而我們做得很棒,因為我們迅速的行動,及早反應,沒有比封鎖高感染地區的邊界來得更好的處理辦法。」
有記者問總統是否要對疫情擴散負責時,特朗普搖着頭說:「我不會對疫情負上任何責任!」
當天傍晚,紐約大都會看守所宣布封閉設施兩周,之後衡量評估形勢再決定後着。看守所內群眾嘩然,爭着了解封閉之詳情。到了晚上,通知書下來了。即時開始,看守所不對外開放。一切外來的探訪,包括每星期半天的家屬朋友們的探望,和律師會面造訪,及宗教人員的探訪都被取消。法律性質的會面可以透過事前申請安排視像會議進行。看守所內禁止人流。圖書館及一切教育進修活動全部擱置。所有緊急醫療需求都在各區層內解決。
三月初,我已被調離居住了兩年多的十一層北區的雙人室,到了全是上了年紀的十一層南區。那裏的公眾大堂比較寬敞,共有六個大倉房,每個大房間容納二十六人(十三張雙層床)連一浴室和廁所。我身處的倉房全是六十歲以上的老頭子,年紀最大的是八十五歲,另有三人是四十來歲的,任務是負責衞生清潔工作和照顧一些行動不便的鄰居。我們二十六人都日夜的被關在那四百多五百呎大小沒窗戶的倉房裏,六個倉房每倉房輪流每天有一小時可以在大堂裏活動,收發電郵和看電視。
翌日,紐約第一次出現因病毒死亡個案,兩人喪命。西班牙宣布關閉全國公共設施。
十六日,加拿大封國封城。美國有六千四百確診病例。總統在白宮冠狀病毒工作隊簡報時稱疫情爆發可能持續到七月或八月,建議眾人保持社交距離和留在家中。
十七日,法國宣布封城。
十九日,中國「零」感染個案!加利福利亞州指令全州人民留在家中。
二十日,紐約州指令市民留在家中。
二十三日,英國封停所有公共設施和場合。
三月二十四日,美國確認六萬五千八百例病例。特朗普在福克斯新聞市政廳上表示:「我要使國家和經濟在復活節前變得龍精虎猛!在復活節那天,你們將把全國各地的教堂擠滿!」那天,在白宮的疫情工作隊新聞發布會上總統又說:「我們充滿着希望,開始看到隧道盡頭的曙光。」
二十六日,全美因病毒喪生人數達一千。紐約市緊急救護車這天收到七千個求助的呼喚信號。
就在這天,我們的大倉房裏的一個六十多歲墨西哥裔的鄰居發高燒,我們馬上吶喊着找當值的醫療人員來看察。他來了一看,不得了,體溫三十九點五度,立刻把鄰居病人帶走,不知帶到哪兒去,之後也沒有回來,也再沒有他的消息。我們心裏都戚戚然的,想着什麼時候輪到我!
這天之後,醫療人員每天早晚兩次到每一倉房外,為每人測量體溫,還每人每周發放一個口罩和一小塊洗手用的肥皂!
鄰床的「阿廷」(假名)是來自加州的律師,他滿肚子牢騷的說:「我們這班老頭子中,有的有心臟病,有的是糖尿病、哮喘、高血壓,甚麼病都有點的,都是高危一族啊!把我們全關在一起,全沒社交距離的標準可言,又沒有消毒措施和支援配備,真是聽天由命,坐以待斃!」
另一邊的鄰居「海姆」(假名)是德國銀行家,他感嘆地說:「在號稱世界強國的一流國家裏,看到的都是三流人權的實況!有騙人無恥的總統,就有騙人虛偽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