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文字的力量

2020年10月30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指文字要有力量,就要把人的思想感情意志境界注入文字中。
年初,紐約大都會看守所來了一個從希臘抓過來三十多歲叫「大衞」(假名)的音樂作曲家。春節過後不久,我們在圖書館裏碰上了,他知道我來自中國,便東拉西扯的跟我聊起中國的事來,在旁邊豎着耳朵聽着的還有「積克」(假名)牙買加的教授,和「艾凡」(假名)巴基斯坦裔生物工程師。
大衞拿着紙和筆,寫了幾個字給我看,是「祝新年好」問:「寫的對嗎?」
原來大衞在希臘的雅典商務孔子學院上了一年的課,學習中國語言和文字。他說:「雅典商務孔子學院十年前成立,是希臘第一所孔子學院,旨在加深希臘與中國的友好關係,文化教育上的交流合作,並增進對中國語言和文化的了解。我上了不少有關中國文化歷史習俗的課,最近才下決心學寫中文字。對我們慣了用字母來書寫溝通的人來說,真是少點兒恒心毅力也不行。」
在旁邊的積克馬上加入討論並問:「你們一共有多少個中國字?要學會幾多個字才能看懂中文報紙和一般的書信文章?」
從家裏寄來的書中,有好幾冊是南懷瑾老師說中國文化的書。便引用南老的話說:「三百多四百年前,滿清入關,皇帝康熙編了一部《康熙字典》,把全國文字都編進去了,一直沿用至今。裏頭一共四萬七千多字。我們中國人真正常用的文字,幾千年來,只有一兩千個字。如果你們能默寫得出一千個不同的漢字,便是很可以了!」
艾凡也滿懷興趣的跟着說:「真是的,西方人用的拼音文字,突破不了方言的交流障礙,因為拼音文字是口講說話的實錄,語言不同,文字也不同,形不成統一的文化!我知道你們中國有幾百種不同的方言,但你們幾千年來都只有一副共同的文字系統,所以在中國你們東南西北的人們都可以相互溝通,更可以和歷代古人透過文字來神會了解!我們在外邊的都有一種感覺,中國人特別重視自己的文字,好像字裏有某些說不清楚的神秘力量似的,在中國各地都有題字匾額、書畫,有種不好說的威力和權柄,那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我給他們說個故事:「大約十多二十年前,我還在香港參與推動藝術發展工作的時候,看過一個由好友莊信張策劃名叫《文字的力量》的現代藝術展覽,啟發受益不少。中國傳統上將書法,象形文字藝術至高無上的藝術形式。這展覽旨在反思書法傳統,繞開了美學判斷,引發我們探討文字內裏背後的含義,挑戰傳統以筆畫為權力的宣示,檢討我們看待世上呈現威信和力量的方式,進而強調對藝術家品德的培養和要求,並將文字視為該品格的表述。」
看到他們一臉不惑的樣子,我繼續解釋:「文字的力量只是一個表象,真正神奇偉大的是這些文字背後『人的思想』。文字是死物,把人們的思想感情意志境界注入其中,它才變得鮮活起來,才有所謂的力量,而文字也會將此力量反饋作用於我們。再給你們說一個南老師常用的故事:明末大儒朱舜水,國亡後流亡到日本去求救兵企圖復國。船航至大洋中,遇上大颱風,全船的人都跪下喊救命,說除非是有道之人跪下來求,否則全船的人都會死於波濤駭浪之中。朱舜水端坐船中不動,讓人拿紙筆來,在紙上寫了一個『敬』字。燒了之後,颱風停了,船也穩了,風平浪靜的到日本去了!這是透過文字,讓人的精神力量與宇宙相通啊!」
大衞隨即說:「敬則靈,信則明。真的是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漢字是中華文化的載體。真的是浩瀚無邊啊!我們對中國的未來滿懷信心。歷史前進的方向必是告別愚昧,走向文明的。你們中華民族的明天將充滿着生機和活力,中華文化必再迎來一個春天!」
我感激不盡的說:「誠心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