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過渡接手

2020年11月23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指拜登已當了兩任副總統,對政府和白宮的運作應瞭如指掌。
美國總務管理局局長墨菲至今仍未簽署文件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過渡團隊發放資金,民主黨的過渡團隊表明不排除就此採取法律行動。
美國的老朋友「邁斯達」(假名)教授今天隔洋跟我聊起這事來,說:「最近因為特朗普不承認落敗而令總統競選過程不只沒有完結,而愈演愈烈,至今還未能定案了結。而總務管理局也無所適從,不能毫無懸念的啟動過渡安排,而成為眾矢之的。左派眾人譴責墨菲阻礙民主權力的轉移,而極右的特朗普支持者則讚揚她的忠心和勇氣。不說還不知道,總務管理局是個大管家,權力大,拿着聯邦政府大門的鑰匙,下面僱用12,000名聯邦人員,年度運營預算209億美元,每年監督660億美元的採購,管理5,000億美元的聯邦財產,分配使用8,700棟房子大樓和215,000輛汽車和車庫!」
我禁不住把話題拉回來,問:「不要扯遠了,《總統過渡法》是授權總務管理局決定或確定向選舉獲勝者啟動過渡安排的。墨菲有責任履行這任務的啊!」
邁斯達馬上接着說:「對的。啟動候任總統的過渡安排的確是總務管理局主任的權力,但決定誰是候任總統就不是他說了算,也不是媒體說了誰便是誰的。如果競選的有一方宣布敗選,鳴金收兵,那就容易決定結果,因為候選人只剩下一個,寶座非他莫屬,若然雙方爭持不下,那就要等到12月14日,選舉人團投票日,甚至要到2021年1月6日,國會開票審議結果,由參議院主席,亦即時任的副總統宣布下任總統為終極結局。但從現在至1月6日的任何時候,如有一方宣布敗選或棄選,那情況又會猝然的明朗起來。」
我急着問:「報道說總務管理局主任幾天前曾接觸了巴拉姆,20年前管理局的主任,亦是2000年總統候選人戈爾和小布殊爭議不斷的情況下要處理過渡團隊認證的頭疼事件的人。不知道巴拉姆給了墨菲怎樣的好點子呢?」
邁斯達胸有成竹的說:「2000年大選日之夜,佛羅里達州失守後,戈爾以為大勢已去,便致電小布殊說戈爾他打算宣布承認失敗落選。但半小時後,因為雙方票數差距很接近,佛州決定重點選票,戈爾馬上又再致電小布殊說收回認輸的成命。你看!如果巴拉姆在第一時間內便馬上向小布殊團隊啟動過渡候任總統的安排,然後隨即又因為戈爾收回退選成命,競選還要繼續下去,而又要停止小布殊的過渡安排,這會是怎麼樣子的大混亂啊!幸好當時的巴拉姆沒有輕舉妄動,最後待高等法院宣布官司結果,在當年的12月13日,戈爾在全國電視節目上宣布落敗退選,才向小布殊團隊啟動過渡的安排。」
「拜登已當了兩任的副總統,他對政府白宮的運作瞭如指掌,過渡的工作彙報可不是如此關鍵。但班底的組織招聘卻要着手進行的呢!」我接着問,「據報道稱過渡經費可需1,000萬至1,200萬美元,政府的資金非常重要的啊!」
邁斯達認同的跟進:「有說拜登團隊要聘用4,000人,其中1,250人需要獲得參議院確認,同時更要準備4.7萬億美元的財政預算方案,及處理疫症問題的政策等工作,真是等不了的呀!」
我詫異的問:「怎麼需要4,000人那麼多?不是有公務員的嗎?不管誰家當權當政他們都會樂意服務嗎?」
邁斯達哈哈大笑嗆着的說:「每次改朝換代都少不了換幾千個政治任命的職位。1997年我在香港參加你們主權回歸的交接。聽說代表中方的一個特區行政長官,帶着一個私人秘書,一個助理和一個司機,4個人便接手管治香港特區的18萬公務員!真的不可思議! 如果真的如是,你們便中了狡猾英國人陰險的詭計了。換一個特首,換一面旗幟,其他甚麼都不更變修改,這不就是一個只是沒有了英國人的殖民地政府嗎?希望這不是真的!」
我苦笑着:「道聽途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