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選舉公平

2020年11月24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憶述兩年前委內瑞拉的總裁選擇,當時美國各大新聞網絡都視為被當權者操控的鬧劇。
2018年中,在紐約大都會看守所內看電視新聞節目廣播南美洲委內瑞拉總統選舉,美國各大新聞網絡都形容這場選舉是嚴重被當權者操控的鬧劇。
電視機旁邊的一位30多歲鄰居邊看邊囉嗦的說着西班牙語,我好奇的問身旁波多黎各裔退役的軍官「哥麥」(假名),為啥這年輕人那麼的激動。哥麥隨即介紹這小伙子「胡哥」(假名),是剛從南美洲某國家抓過來的,是那國家元首的近親。胡哥不太會說英語,他西班牙語夾英語的,加上大動作的拉丁式身體語言,再有哥麥的翻譯意思,給我們解釋他對新聞節目內容的看法。
胡哥說:「給你們把委內瑞拉的問題說個清楚:美國對這南美國家的反感源於1998年當查韋斯當選了人民總統後,他把眾多能源資源國有化而推行一連串社會改革運動。他在位時國家因為石油的收入而大力加強一切民生設施和建設,得到廣大人民的讚許和愛戴。但他卻因為走社會主義路線和侵蝕了外資的利益而激怒了北方的美國。2002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委內瑞拉策劃政變,企圖推翻查韋斯政府,但不成功,查韋斯卻反而大仁大義的赦免了叛變者,而醞釀成無窮的後患。查韋斯2013年初因癌症去世,副總統馬杜羅獲選為總統。到了2015年,委內瑞拉又被奧巴馬認為對美國構成非比尋常的威脅,而被美國幾度的制裁。特朗普更在2017年加深制裁以『拯救委內瑞拉』。那些制裁的手段就正如上世紀美國總統尼克遜冷血的說法,是要讓經濟大叫救命,從而使當地人民唾棄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而選擇接受由美國指派的政府!」
「特朗普更大言不慚的直言美國政府正是在支持委內瑞拉的軍事政變,而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更公開的呼籲馬杜羅取消總統大選並辭職。到2018年2月,又推出『神來的大手筆』(Masterstroke )旨在推翻委內瑞拉政府的軍事政變策劃。但在羅馬教宗的敦促下,馬杜羅政府和反對派的極端分子進行了多次談判,並達成臨時協議舉行選舉,但在最後簽署協議時,反對派臨時缺席不出現。跟着美國便指摘委內瑞拉沒有安排總統選舉,後來政府安排了,又說為時過早。選舉日期移至四月,然後又延長到五月。跟着由美國資金援助的反對派聯盟又向馬杜羅選舉中的對手施加壓力,硬要其最後退出競選,及盡一切努力阻止及杯葛投票活動。馬杜羅在無競爭之下當選,而華盛頓便大喊這次是被操控的欺詐性選舉!」
哥麥忍不住追問:「委內瑞拉對美國來說有那麼重要嗎?幹嘛要費那麼大的勁去把馬杜羅拉下來呢?」
胡哥氣憤的說:「兩個層次的原因。一方面的是經濟利益,針對着委內瑞拉石油工業及維護美元霸權而進行的打擊。因為美國的不斷制裁,馬杜羅於3月推出了新的『石油』(Petro)加密貨幣,抵押了委內瑞拉的大量礦產資源,包括全球上最大的石油儲量、黃金和其他貴金屬的巨大儲量。美國立即指摘委內瑞拉邪惡地企圖規避制裁。深層次的原因就是政治。自1823年頒布的《門羅主義》以來,拉丁美洲就一直被視為美帝國的專有後院。在這世紀初由委內瑞拉牽頭的左傾政府的『粉紅潮』,起了反帝國霸權的作用。這股力量最近又被喚醒了。在查韋斯之前,除古巴外,所有拉丁美洲國家都在美帝國的新自由主義政權的統治下甘為傀儡。如果馬杜羅被推垮,那麼所有拉丁美洲反霸權的人民自主、社會進步運動都將遭受極大的打擊……」
哥麥忍不住插口:「正如美國著名政治家1970年代所說,『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眼巴巴的看着一個國家靠攏共產主義,這全都是因為該國的選民愚昧而不負責任。這問題非常的嚴重,絕不能任由他們自己投票決定!』」
胡哥跳起來的說:「對啊!選舉從來都是為政治服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