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淪落人】克服語言障礙靠眼神 殘障女與印傭相依共生

2021年01月02日 12: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工人姐姐Daisy和肌肉萎縮症患者Elaine平日互相照顧對方所需,絕不止是主僕關係。
工人姐姐Daisy來到香港照顧自小患有肌肉萎縮症的Elaine,原本毫無交雜的兩條平衡線重疊,為對方人生帶來不一樣的煙火。同在屋檐下,來自不同國度、有不同語言及不同身體狀況的她們,卻能互補不足:Daisy肩負照顧Elaine的責任;Elaine則幫助她適應文化差異。她們之間不只有主僕之情,更是「共生」,依賴彼此生活下去。
兩人一起生活,Elaine睡醒後,Daisy便馬上開始每日清晨的工作:把床上的Elaine抱上輪椅,為她刷牙梳洗,準備早餐,Elaine笑指:「通常都係食包,但佢(Daisy)食慣飯就有啲唔慣。」早餐後,便是空餘時間,兩人便會一塊看電影,「佢(Daisy)成日話要睇恐怖片,睇到一半又唔明架啦」,訪問期間她們在看經典電影《異形》,Elaine一邊笑Daisy沒有看過這部電影,同時又細心講解劇情,兩人打打鬧鬧的畫面就是平日的溫馨日常。
不過,相見好,同住難,讓兩個完全不同背景的人共住就更難。「其實我一開始都驚,佢(Daisy)講印尼文,我講中文,我連手勢都做唔到,只係得眼神」,兩人經過依靠翻譯溝通的階段,現在Elaine漸漸明白Daisy的想法,並幫助她融入社區。例如她每次外出購物,Elaine便為她準備好一張張便利貼,寫清楚購物清單,表示轉交店員就可;又為她準備印尼文、中文和英文日常生活用詞對照表,「特別要教佢「豬」字,因為佢唔食架。」
除了言語上的分別,原來睡覺時的一盞夜明燈亦反映兩人生活習慣的差別。「平時我夜晚訓教唔鍾意有光,就叫姐姐幫我擋住燈制嘅光,佢就唔明點解我要咁做」,原來在印尼,家家戶戶都是開燈睡覺,Elaine認為的奇怪,在Daisy眼中卻是正常不過。工人姐姐初時亦不習慣摸黑睡,不過生活就是要互相遷就,「佢(Daisy)話依家有我陪就唔驚啦,既然佢可以遷就我,我都想買盞小夜燈畀佢。」
兩人的關係由主僕昇華至「共生」的關係,Elaine直言從一開始就打算與Daisy朋友般相處,「佢係飄洋過海嚟到,我要對佢好啲。」訪問過程中,Daisy一個眼神,Elaine都能讀懂,記者就幸好有她的幫忙,才順利完成訪問。不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雙向的,Daisy亦同樣地相當理解Elaine,她憶述一次着Daisy為她拿筆,「唔係普通嘅筆,佢直接就拎智能筆畀我,媽咪都話我哋心有靈犀。」飲食差異對她們來說再不是問題,Elaine輕鬆表示:「咪我食少啲豬肉囉,不過其實我都知佢鍾意食咩,唔使特別問。」
兩人間亦發生過令Elaine相當痛心的事,使她至今亦不時非常自責。一次她們離開商場,Elaine的輪椅不小心勾碎玻璃門,「玻璃碎好似落雨咁落,我好彩無事,但佢就界到膊頭流血。」雖已即時報警,但她的輪椅上不到救護車,只可目送Daisy離開,甚麼都做不到,「理應我陪佢去醫院架,我知佢得一個人實好驚」,工人姐姐因此肩膀多了一道疤痕,疤痕亦不時刺痛Elaine內心。
再問Daisy肩膀上的傷口現時還會痛嗎?她只是笑笑搖頭:「唔痛呀,無事。」Elaine隨即打趣道:「佢傻下傻下,笑笑下就無事架啦。」或許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互相理解,互補不足才能締結如此的和諧關係,「盡可能畀佢想要嘅,佢盡可能畀我想要嘅,同佢一齊係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