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梓樂死因研訊完成舉證 明開始結案陳詞

2021年01月04日 14:4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周梓樂的死因研訊已全部舉證完畢。
科技大學男學生周梓樂墮樓不治的死因研訊今天(4日)繼續,毒理學專家供稱,臨床診斷及毒理化驗均顯示梓樂出事前沒有接觸過催淚煙。他分析尚德停車場的結構及風勢,指出即使催淚煙能夠擴散至100米外,其濃度已經低至零,而閉路電視紀錄亦顯示當晚梓樂的行走表現不似要躲避催淚煙。研訊已經完成所有證供,明天將由家屬、警方及消防局作結案陳詞。
任香港中毒諮詢中心主管的謝萬里醫生作供,他形容人體對於催淚煙的反應「比機械更敏感」,即使化驗室無法量度的低濃度催淚煙,仍能刺激人的五官,導致眼痛、鼻塞等徵況。因此若病人接觸催淚煙,替其急救的醫護人員不但容易察覺病人的病徵,更會被病人身上依附的催淚煙粒子所刺激,從而察覺病人曾接觸催淚煙。惟替梓樂急救的多名醫生均沒有相關發現,間接證明梓樂沒有被催淚煙影響。
至於毒理化驗方面,化驗梓樂生前的體液,以及他死後的鼻腔拭子和肺部組織後,均顯示他體內並沒有有催淚煙成分。
謝又分析,雖然催淚煙受有蓋建築影響,氣體會向四方擴散,影響範圍遠達130米外,但是實際情況是當晚風力輕弱,其中一枚射入停車場的催淚彈難以在1分鐘內擴散煙霧至整層,加上停車場結構易於通風,故相信即使催淚煙能擴散至100米外,其濃度亦十分低。況且閉路電視能夠佐證,當晚梓樂和天橋上途人的表現從容,不似是受到催淚煙所影響。
謝進一步說明,催淚煙擴散至100米外的濃度不會讓人失去意識,除非把人困在一個密閉房間內再發催淚煙,人才會因長時間的痛苦才暈倒。而催淚彈所釋放的山埃亦不會致命,除非上萬枚催淚彈同時發射才能產生足以殺人的山埃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