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絞索!

2021年01月14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發覺現時美國國內情勢緊張,但國際社會則出奇的寧靜。
一個星期前美國國會山莊被暴民攻入侵佔的事件不斷的發酵,眾說紛紜。正當美國國內情勢緊張,政黨間的政治話題爭議此起彼落之際,國際社會卻寧靜得出奇可怕,五眼聯盟變成了啞巴,東洋和寶島也躲起來!怪不得有朋友說,美國太平則天下不安,美國內亂則天下安寧!
這天美國休斯敦的老教授又來訊聊近況,說道:「1月6日國會山莊電視和視頻播出的畫面,一般都把焦點放在戴着紅帽子的群眾,扛着美國國旗和南方州份旗幟的暴徒,和衝突的場景上。但對我們一些上了年紀的,最震撼不安的,是在國會大樓西側,看到那高高豎起來的絞架和絞索!這個東西,已全把美國人的暴民劣性說得清楚明白了,我們還是200多年前,沒有文明進化的畜牲本性!」
我同意的說:「我們在世界各地都帶着驚訝恐懼的看到,那個嚇人的圖像:看到遠處的國會大樓的圓頂,剛好的框在前方懸掛着絞索的臨時搭建起來方形的絞架中!有人披着帶有特朗普那口號的旗幟停下來拍照留念!另一個畫面,背景為高聳着華盛頓紀念碑,一名暴民抓着一個假人模特兒拍照,假人穿着白色恤衫寫着「叛徒」字樣,和脖子上掛着一個絞索!跟着是非常混亂的場面。之後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政客都跳出來譴責衝突事件,認為是總統在背後策動的政變。然後我們還聽到特朗普大聲的對國會前聚集的群眾說,『我們愛你,你們是很特別的!』這真的把我們帶回到200年前美國西部大開發時的境況!」
老教授很有感觸,接着說:「從一開始,絞刑是美國最普遍的將罪犯處死的合法刑罰和法外私刑。這是由我們的先祖從英國帶到新大陸各地,很快成為首選極刑,因為它可以產生高度可見的威懾力!這是公開行刑的啊!有殺一儆百的鎮壓性示範作用。當圍觀的群眾看着絞刑進行時引起的關注,表達的情緒,便播下美式『民主』的種子:暴民的集體審判,集體施刑,集體的高尚聖潔,唾棄罪犯的墮落。這不就是白人至上,唯我獨尊的意識基礎嗎?還有啊!這些公開進行的法外私刑都是有暴民群眾支持的。一個人或一家人私下處死另一個人,不管那人是大罪犯還是大仇人,法律上都認為是謀殺。但一群人共同合力處死一個或幾個被他們認為是罪犯的,雖然是沒有通過法律審判的程序,是非法的集體謀殺,政府一般都是隻眼開隻眼閉,不了了之!見過執法者把所有參與的暴力群眾全部繩之於法嗎?少之又少!標誌性示範性吵大了的零星個案或有幾個,但肇事的都逃之夭夭,安然無事!而大部分的私刑,私判絞刑都暗地裏得到官方執法者的默許而行事的,警察守衞員都不在場,或視而不見!受害者,被絞死的,以原住民、黑奴、非裔人、中國人、墨西哥人為主,佔1882年至1968年在美國用私刑絞死的4,800人中的七成有多!一方面這是種族清洗,另一方面是群眾對本身價值觀和行為的自我淨化和肯定!」
我奇怪的問:「這不就是種族歧視,白人至上的心態吧了?」
老朋友搖着頭說:「你們可能不知道,美國傳統的節日氣氛中有加插節目,就是觀看私行絞刑。家人大小都手持野餐籃子參加觀刑活動,攤販出售紀念品,攝影師為行刑活動拍照、發明信片,家人都將孩子帶到這些『娛樂』活動來觀看,他們從小雙手便沾滿了別人身上的鮮血,還快樂無知的嘗着舔着!惡心嗎?我們都以為這是以前很遙遠的事,但今天的集體歇斯底里還是和以前野蠻一族的一樣。難怪你們都說,如果美國自己都未能防止和懲治國內最殘酷的侵犯人權行為,美國又如何能在世界各地捍衞人權呢?自身不正,何以說人?或是更準確的是,因為本身不正,所以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