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屯門醫院內亡 女婿斥醫生拒續施救 「我唔係神 唔救啦」

2022年01月11日 14: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死者女婿陳伯顯(右)(王仁昌攝)
1名七旬翁早年在屯門醫院離世,惟死者離世前一度曾嘔吐及血含氧量偏低,家屬質疑院方沒有適切處理,死因裁判法庭今天(11日)就事件展開研訊。死者女婿供稱,死者於2016年8月底腦中風入院,經治療約2個月後,院方開始為死者安排回家度假程序,惟死者於11月16日傍晚有嘔吐情況,其後凌晨出現心臟停頓。死者女婿憶述,當時趕及醫院,有醫生表示已經搶救很久,拒絕繼續搶救,更稱指「醫生係人,唔係神,唔救啦」,指這最為令他不滿。
死因裁判法庭今天就死者陳良河的死因展開聆訊。死者女婿、本身亦是骨科醫生的陳伯顯供稱,死者於2016年8月25日,因為暈眩、嘔吐及「手無力」,前往屯門醫院求診,及後被診斷為急性腦中風,死者亦患吸入性肺炎,須服食抗生素及供氧,肺炎康復及病情穩定後,死者被送往醫院康復大樓病房。陳又指,死者本身亦患有糖尿病,另於2014年曾患心肌梗塞及須做「通波仔」手術。
陳伯顯續供稱,當時死者中風住院,其左手左腳僅剩8成力及須人攙扶,死者的吞嚥能力亦受影響,須接駁胃口及由言語治療師定期測試,惟死者精神意志不受影響,亦會打電話給家人;2016年11月13日,死者當時清醒及「有胃口」,可以由他人攙扶站起,院方開始為死者安排回家度假程序。他續指,惟死者妻子於11月16日約6時到病房探訪死者時,死者又再嘔吐,惟當值護士約於同晚9時請死者妻子離開,並指如果死者再有不適,會通知家屬。
陳伯顯供稱,2016年11月17日凌晨零時20分,他收到醫院電話,指死者情況危殆,他遂與妻子前往屯門醫院,期間又再收到一則來電,稱正在急救死者,但搶救無效及要停止搶救,當他們到達病房時,有1名醫生在場,有1名護士為死者進行心外壓,另有數名護士在旁,該名醫生表示已搶救很久,並拒絕繼續搶救,又表示「醫生係人,唔係神,唔救啦。」及後離開病房,最終在凌晨1時20分停止搶救,及於1時36分宣布死亡;事後得知該醫生為呂慧翔醫生。陳伯顯又提到,他們其後到病人聯絡部投訴,指呂醫生不曾交代死者當時情況,質疑涉及醫療事故和失救,其後在家屬會面中,首度得知死者死前2小時已經血含氧量偏低。
屯門醫院(內科及老人科)副顧問醫生胡佩儀供稱,死者於2016年9月3日被轉介到康復病房,死者當時清醒及須駁胃喉,惟住院後曾患適應障礙症及獲處方抗抑鬱藥。死者於同年11月16日下午起出現反胃及嘔吐的情況,並於晚上近9時起發低燒,並且心跳加快及血氧量偏低,院方為死者提供氧氣及靜脈注射抗生素,及後為死者照X光,發現肺部右下方「花咗」;死者於11月17日零時10分心跳停止,及於1時36分宣布死亡。胡指根據醫療紀錄及死者當時X光肺片,她會斷診為吸入性肺炎,並指出死者因為腦中風而吞嚥肌肉不協調,除了食物以外,內分泌、口水和反芻均可能進入喉嚨及引致肺炎。
時任屯門醫院註冊護士陳柏樺供稱,他於2016年11月16日下午2時至9時在死者病房工作,約傍晚7時許,護士長鍾美松指死者嘔吐,而鍾已處理。陳柏樺續指,惟當晚8時50分,死者妻子到護士站,告知他死者發冷,他便帶同儀器為死者檢查,發現死者發低燒及心跳較平常快,由於檢測血氧量的儀器出現問題,他須重新拿取儀器,期間註冊護士黃錦麟到場及準備接替崗份,兩人看見死者血含氧量指數為85%。陳柏樺同意該血含氧量指數屬低,惟他當時選擇將個案交給黃,及提醒黃有需要則通知醫生,他隨即下班。
案件編號:CCDI-63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