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稱最低工資一年一檢不可行 勞工界斥當局卸膊

2022年05月29日 10:1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通脹愈升愈有,但打工仔薪金卻未有寸進。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今日(29日)在網誌表示,「最低工資委員會」正進行新一輪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此時不宜就檢討工作公開表達意見,又希望委員會在有商有量、互諒互讓的氣氛下,就法定最低工資的建議水平達成一致共識,並在今年10月底前提交報告,讓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作出決定。他指出,如果社會滋生一種政治風氣,「企硬」是「道德高地」,「讓步」是「放棄原則」,凡事只看誰的「拳頭」大,誰人大聲誰正確,社會便只會分歧加深甚或撕裂,而多方平台便難以發揮其功能。
對於現時委員會的檢討都是每兩年進行一次,但勞工界一直爭取「一年一檢」,羅說,在法例層面可以「一年一檢」,但按現行的機制,檢討過程中所需要的研究、分析及諮詢等工作,只能在每兩年檢討一次的框架下完成,「一年一檢」並不可行,如要實行,便要大量壓縮研究、分析等過程,又或是要改為以方程式調整法定最低工資水平。他認為,現時不是討論日後是否「一年一檢」的最佳時候,等待今次委員會完成有關檢討工作及提交報告後,相信社會在適當時候可以重新討論有關問題。2020年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檢討時,委員會最後建議維持法定最低工資時薪為37.5港元,有關金額是自2019年起實施。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總幹事杜振豪怒斥羅致光的說法只是藉口,指鄰近的台灣,以致世界各地多個政府均以「一年一檢」最低工資,質疑為何只有本港做不到,又認為當局「複雜化」一年一檢,說公務員薪酬年調一次,參考私人市場的薪酬調整、經濟狀況、生活費用調整等,「無理由最近工資的調整要兩年先做到」。杜強調,最低工資的設立目的是保障基層的生活,而非研究數據,最低工資委員會應參考一定的數據後,建議調整幅度,而非盲目收集數據,拖延檢討程序。
勞工界議員郭偉強亦認為,羅致光的說法似乎忽略了政府應有的承擔,只把責任推給最低工資委員會,怛政府才是最大聲,問題在於政府取態。「如果政府幫助工友,工友才有機會大聲一點;如果政府不幫助工友,永遠也是商界最大聲」,稱認為政府有最終決定權,可上調最低工資,又要求下一次調整追回過去四年通脹。郭又指出,社會已出現本屆政府即將卸任,所有改變需等新一屆政府下決定的看法,希望下屆政府改革最低工資制度,指改革的關注點在於是否改革「兩年一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