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超聯 利馬阿杜域「鬼」咁夾!

2015102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鬼」咁好波!「鬼」咁夾!

黑山,逾半世紀動盪過後,回歸平靜風光明媚。巴西,熱情如火足球王國,難掩社會問題叢生。足球,牽引黑山前鋒阿杜域與巴西中場利馬異鄉相逢,為香港飛馬組成今季港超最夾嘩鬼拍檔。為挑戰命運,為安穩生活,二人決心在港闖高峰,見證世界零距離。

「唔該要杯凍檸茶走甜!」曾兩度效力南華的利馬,早已學得幾句流利廣東話傍身,身邊的阿杜域看着桌上的港式咖啡,若有所思:「味道還是和歐洲有點不同。」27歲的阿杜域今夏獲經理人基士文引薦來港,季初與利馬的美妙配合,為飛馬注入悅目技術流。

「別看阿杜域外表好Cool,其實他很愛說笑。我們季前只有15日磨合,他的把握力配合我的傳球,不需言語已福至心靈。」節食中的利馬一邊破戒品嘗「奶油豬」,一邊介紹香港特色,原本慢熱的黑山人,也被森巴熱情融化,娓娓細訴思鄉情:「黑山的山脈與湖泊,美得像人間天堂。」

動盪政局俱往矣,人口只有60多萬的黑山逐漸走出經濟困境,無奈戰火烙印,仍永留阿杜域心中:「那時候我只是小孩子,但依然記得飛機在上空盤旋的可怕場面,每當警報響起,媽媽都緊張地叫我躲起來.....」無數國民離鄉別井,阿杜域與家人卻堅守家園。曾在黑山青年軍並肩作戰的祖維迪與史堤芬沙維,年紀小小已在歐洲豪門闖出名堂,阿杜域要待25歲才轉戰羅馬尼亞球隊彭杜歷,在歐霸盃與意甲勁旅費倫天拿較技。如今投效港超,他未覺降級:「基士文常常告訴我香港有多美好。我捨不得離家人太遠,這次來港可能是命運,我的左手紋身正好用拉丁文寫上『沒有人可以阻擋命運』。」

命運引領阿杜域來港覓挑戰,另一邊廂的利馬卻拒絕認命。「我是為了安定生活而來。」被隊友暱稱為「肥仔」的他堅定道。從去年世界盃引發的民生問題,讓巴西成為國際焦點。同樣上街訴求,利馬認為香港與巴西情況有別: 「在巴西,我真的不敢在晚上10點後出街。香港的政策起碼比較體恤窮人,也不用擔心人生安全。只要多花點錢,巴西不需考牌也能換取駕駛執照!」說罷不禁用廣東話說了聲「癡線」。

香港變得很危險?在利馬眼中,這城市美好依舊:「香港人從不排擠外來人。在香港跌了電話,回頭便有人交回給你,在巴西卻肯定會被拿走,比較可取就是當地只需50萬港元便能買下800呎的公寓。」

不變的,還有香港足球環境:「香港球場草地還是那樣惡劣,九龍灣公園怎麼能夠踢球?」阿杜域也茫然問:「為何香港的土地全用來起作高樓大廈?」無從解答的土地問題,無阻二人逐夢決心。高尼路及保連奴等巴西同胞紮根成港人,利馬也期望長駐香港,更考慮讓讀大學的妹妹來港學中文,「巴西失業率高企,球員退役後很難找工作,所以我考取了體育教育大學學位,以備不時之需。希望今次能盡情表現,一直在此踢下去。」孤身飄泊的阿杜域亦對香港似曾相識:「這裏有一點與黑山相似,就是人民渴望自主。」世界零距離,正好由足球啟航。


撐香港飛馬培育「土炮」

入籍援兵漸變港超新勢力,香港飛馬卻堅持重用年青球員宗旨。兩名外援樂於輔助小將成長,更異口同聲明言孕育土炮,才能為香港足球打造未來。

「林嘉緯是全港技術最佳球員,不明為何在傑志失去正選.......。」利馬不忘八卦對手軍情。相比起其他港超列強盡收入籍兵,重用土炮的香港飛馬看似蝕底,利馬支持球會宗旨: 「若不支持本地球員,等於扼殺足球。巴西球員早在15、6歲便吸取上陣經驗,隨時準備外闖。」

技術出眾的前南斯拉夫曾有「歐洲巴西」美譽,黑山青訓系統亦不遜色,像阿杜域8歲便加入黑山勁旅貝拉內的青年軍。他表示黑山聯賽外援不多,外援必須展示較高實力競爭,同時亦要保持謙卑:「即使是美斯於巴塞隆拿,也需與西班牙球員配合。同樣地,我們亦需本地球員幫助,才能踢出團隊精神。」阿杜域回憶少年時代曾因打架被逐出隊,幾乎轉打籃球,幸得母親向教練求情,自此收斂脾氣,盼能恪守紀律樹立榜樣。利馬期望飛馬能為港足打造新星:「像李嘉耀及陳俊樂等潛力無限,我也樂於協助他們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