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超聯 溫俊追夢信自己!

201512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溫俊今季在冠忠南區的表現十分穩定。

人人說港人追夢難,偏偏土生小伙子溫俊,卻曾為一個足球夢獨自追到南非!23歲的溫俊(Emmet)自小在母親薰陶下愛上足球,心口掛個勇字的他為實現職業足球夢更是「去到盡」,17歲時獲得到南非落班的機會,不作他想就毅然孤身投奔這陌生大陸,一去兩年半;又獨自殺到北京國安試腳,卻因受傷令到手合約溜走,這位今季由傑志外借予冠忠南區的中場排除萬難,終在港一圓職業球員夢,全因「信自己」:「若不相信自己,還有誰會相信你?」

香港球員偶有外流,多為歐、亞熱門目的地,於香港出世、7歲後移居愛爾蘭的溫俊,卻已有過非常獨特的經歷──外流南非!「17歲時,有位朋友在非洲教波,他邀我跟操一星期,因表現不錯而簽了長約,之後回英國考完試後翌日便立刻動身回南非踢球,那時心急得根本連試都不想考!」溫俊輕鬆地道出效力開普敦球會ASD的往事,「英格蘭球會青年軍不會考慮16歲或以上的球員,我想做職業球員,只得尋求其他方法。當時的ASD教練保臣以巴塞哲學教授我們,兩年半間,我作為球員的態度、視野完全改變,人也成熟多了。」

尋夢需無比勇氣,溫俊亦自認因足球「心口掛個勇字」,南非雖曾舉辦世界盃,仍予人治安較差的印象,但他受邀後未想太多便答應,全因這位小時候常獨自對牆踢球、卻仍樂在其中的年輕人「真係好想踢波」;6年過去,Emmet仍非常懷念遠在非洲大陸的回憶:「當時開普敦的確有點危險,若無隊友陪伴,我絕不敢去Township(意指鄉區)⋯⋯。但即使隊友背景、膚色不同,我仍從他們身上獲益良多。」

完成在南非的合約後,溫俊再隻身勇闖北京及上海兩大城市到當地豪門試腳,曾獲北京國安開出一紙合約,卻不幸受傷令中超夢碎,使他一度萌生放棄念頭:「那時有想過也許是時候放棄足球了,但家人不斷叫我去作最後一次嘗試。」遭多間香港球會拒諸門外後,Emmet鼓起勇氣將履歷寄給傑志會長伍健,終獲邀試腳,並得到時任暫代教練朱志光及鄭兆聰賞識,令他如願以償,正式踏上職業球員生涯。

多次失敗亦未放棄,除獲自小無時無刻帶「小俊」看球、現在經常入場打氣的「溫媽媽」不停鼓勵外,自信才是他圓夢的最大利器:「我一直都相信自己,每個人無論任何背景、任何環境,都應該要信自己,若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還有誰會相信你?若有可以實現的夢想,就必需相信自己做得到。」


雙重人格!飛剷得!彈結他都得!

有瀏覽Instagram習慣的球迷,應曾看過不少溫俊自彈自唱的片段,原來這位靚仔中場無論彈結他、唱歌或作曲均是無師自通;司職防守中場的他場上表現雖硬朗,場外卻獨愛柔和的抒情曲,難怪他笑稱自己有「雙重人格」!

訪問當日,攜同心愛結他現身的溫俊在記者要求下,即席自彈自唱One Direction的《Night Changes》,無論唱、彈都極有水準,平日更會自行作曲,未料一切全是自學得來,講到自學結他原因,原來是他自小已幻想為心愛女孩演奏一曲,長大後亦夢想成真:「兩年前我開始約會女友Christina時曾為她彈結她,希望她喜歡我不只因為這原因吧!」Emmet手上的結他於他來說同樣意義重大:「剛開始彈結他時,我用的是一把約800港元的入門級結他,之後爸爸將他年輕年買的結他送了給我,就是手上這把,希望將來可以將它傳給我的子女。」

司職防守中場的溫俊球風偏向硬朗,常可見他在場上飛身搶截,但所愛的音樂卻是內斂的抒情樂曲,歌聲柔和、作曲亦以身邊人為靈感,他笑言:「我的足球及音樂風格毫不相似,若我玩搖滾樂,也許風格會類似,不過我喜歡較內斂的音樂,可能我的性格也有兩面吧!」這位冠忠南區悍將指,音樂與足球性質迴異,正是魅力所在:「每天操練後沉浸在音樂世界,可使我放鬆;而且90分鐘的足球比賽勝負難料,但只要將音調寫下來、將音樂錄下來,100年後仍不會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