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超聯 香港飛馬「梁氏巴打」拍住上!

2016022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香港飛馬兄弟兵梁冠聰與梁諾恆。

家中大門當龍門,弄得神檯上的觀音碎片橫飛.......香港飛馬兄弟兵梁冠聰與梁諾恆的足球初體驗,堪稱「屋邨仔」的集體回憶。從大肥仔變身大港腳,梁氏兄弟形影不離拍住上,全賴最強後盾全力支援─風雨不改從旁打氣的「犀利爸媽」。「我好欣賞兩個仔堅持理想。」在世間遮風擋雨有一種愛,正好在梁爸爸看着兒子的殷切眼神中找到,哪怕遇上成長煩惱,依然沿途有你。

「呢度以前冇咁多食肆,海邊條長廊都係早幾年先起......」梁爸爸帶着記者親切介紹,沿途不乏街坊問候一對兒子─梁冠聰與梁諾恆球場內外近況。作為屯門最早發展及安頓漁民的屋邨,三聖邨的海鮮街近年搖身變成遊客聖地,那些年對着牆壁球來球往的小兄弟,亦雙雙擢身大港腳行列。「記得有次傍晚6點便要到九龍仔公園比賽,阿哥5點半放學,我載埋其他同學仔逢車過車開到140公里,由屯門用咗20分鐘趕到出去,諗番起都有啲驚。」

這些年來,梁爸爸唯一一次沒有到球場打氣,正是身體不適入院檢查。虎爸虎媽望子成龍,往往苦了孩子,惟有真心關愛,才可健康成長。冠聰心領神會:「有時太肉麻說話未必講得出口,但爹哋媽咪會用足球做話題引導我哋講出心事,成為溝通橋樑。」就連不懂足球的梁媽媽,也從兒子口中學會何謂越位。「細佬」諾恆無限感激:「細個去比賽,媽咪一個湊住我哋兩個,拎水拎毛巾一腳踢,爹哋就放工後管接管送。即使踢波未必有前途都咁支持,嗰陣時已經知道,長大後一定要好好回報。」

細佬小聰明 大佬唔偷食

梁爸爸來自一家十口大家庭,自言讀書不多獨愛踢波,兒子耳濡目染愛上足球,當日從地區選拔計劃踏上青雲路,也只因兩個為食「肥仔」,從最愛的麥當勞看到宣傳單張。「我成日同佢哋講,做人就如白紙慢慢畫上去,得失都係靠自己,我哋做父母亦只有從旁協助。」轉眼間長大成人,兩兄弟在足球路上堅定目標,感情生活也各自找到另一半,卻從沒將父母遺忘,去年自掏腰包到沙巴家族旅行,令兩老笑逐顏開。「我哋晚晚食飯似開會,乜都攞出嚟講,唔好收收埋埋,收埋唔會和諧。」

成長,未讓親子關係變得疏離,卻難免遇上煩惱。24歲的冠聰尋求樽頸位突破,年輕2歲的「細佬」也一度面對傷病困擾,猶幸彼此扶持。「以前球隊架構比較簡單,現在就像小孩子出到社會工作,需面對不同層面階級,我與陣中隊友也是第一次面對,能夠做的,便只有做好自己。」冠聰透徹分析,細佬立即安慰:「有挫敗先至會成長。」

自言懶懶閒的「細佬」總是跟着哥哥身後馬首是贍,在早前對標準流浪的聯賽盃,哥哥被對手踢傷,細佬卻真情流露向球證理論。梁爸爸隨即踢爆,細佬在友儕間是個「小大佬」。「可能是我有意無意在學習阿哥,他自幼也是隊長經常提場,我見他嗌又跟着嗌,現在每次出外比賽,我們仍會同房,因為有他幫我拎行李。」梁媽媽形容細佬像她有着小聰明,果真沒錯。難得「阿哥」抵得諗:「我似爸爸正直唔偷食嘛!呢個世界總有人用旁門左道,我卻始終相信應該要循正途真真正正去贏人。」從冠聰就讀中學便認識他,記者從未聽他說過半句粗口;即使家住屯門,兩兄弟操練仍然比隊友早到一小時。循規蹈矩,未必走得比人快,卻往往走得更遠。


「好茅」肥仔變Fit仔 屋企成Gym房

梁冠聰與梁諾恆身型紮實,小時候卻同是體重達160磅的肥仔嘜。經過地獄式減肥後,兩兄弟雖已由肥仔變「Fit仔」,卻不忘將家中變身健身室,警惕自己免再增磅。

「細個好驚佢兩個踢親人,而家就驚佢哋畀人踢親。」梁媽媽沒有誇張,小時候重達160磅的梁氏兄弟,只需輕輕轉身,便能將對手撞倒在地,難怪被說成「屯門有對肥仔好茅」。
曾被「青訓之父」黎新祥下令減肥,愛吃的冠聰惟有「食飯唔食餸」兼頻頻跑步,終能成功減磅,獲得選拔機會。「細佬」諾恆亦有樣學樣:「試過寫紙仔鞭策自己唔做掌上壓就罰錢。到後來去到英國布魯足球學院受訓,逐漸學懂控制體重知識。」

即使今日已「搣甩脂肪」,兩兄弟仍不敢怠慢,在家中添置啞鈴等健身器械。冠聰表示:「人始終會有惰性,就算申請了健身中心會籍,也可以有藉口不去,倒不如買返家中提醒自己。」「細佬」銘記爸爸訓誨:「一係唔好踢,要踢就要認真啲。」也許技術上仍有不足,兩兄弟的專業態度,卻勝過不少同齡年輕球員,冠聰謙稱:「由細到大太鍾意足球,只要有途徑改善,我哋都會去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