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超聯 陽光暖男麥基:我愛香港下雨天!

2016032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介紹番!「金髮陽光大男孩」麥基!

常說香港人的快樂指數每況愈下,偏偏紮根香港19年的香港飛馬射手麥基,不論陰晴冷暖,依然微笑以對:「我好喜歡香港的下雨天,小時候我在杜拜從不下雨呢!」即使曾經承受質疑聲音,他卻從不埋怨,虛心學習改善求進。「我能踢着熱愛的足球,有家人與女友支持,這份福氣,都是香港給我的。」茫茫陰霾迷霧中,這位陽光大男孩的招牌金髮與正能量笑容,特別耀眼。

「你到咗未?」「你做緊咩?」努力學習廣東話的麥基,不忘在訪問中把握機會練習。「還真是有點後悔不在小時候學中文,應該會較容易吸收。」1997年,是香港歷史轉捩點,也改寫了麥基的人生。當時只得10歲的他,隨父親工作舉家移居香港。回歸19年,香港變化翻天覆地,就連麥基從小到大居住的西貢,亦多了不少遊客商店,慶幸仍能保留難得寧靜。「初來香港因為樓價太貴,父母才揀了接近郊野公園的村屋。現在我很少在周末走到西貢市集,幸好放假時還可到附近行山游水。不像小時候住在杜拜的幾年,除了沙,還是沙!」在老友開的西貢咖啡店喝過英式紅茶過後,麥基踩着爬山單車返回山上村屋,悠然自得,未被近年香港的紛亂氣氛打擾。英國人在香港,曾經高人一等,他卻未感優越過人。「我來港不久便入讀英皇佐治五世學校,班上大部分都是香港人,只有我一個是英國人,大家也是以英文溝通,不分種族國界。來到陌生城市,必須主動融入,那時年紀還小,很快便交到朋友,適應不是問題。」

曾經飄泊,麥基直言連父母也沒料到從此紮根香港,現時只會每年夏天返回英國探望祖父、母。熱愛周遊列國的兩老,更不時遠征為愛兒打氣。去年世界盃外圍賽的「多層次」海報掀起港足狂熱,麥基亦因捨棄英籍成焦點。入籍港腳北漂掘金,麥基不只一次收到內地球會高薪邀請,他卻不為所動。「我捨不得離開家人及香港的生活,而且以我現時的能力,還不足以應付內地聯賽。有錢當然好!但有很多事情比金錢重要,我有支持我的家人和女友,已比不少人幸福了!」看似是人生勝利組,麥基卻深知並非得天獨厚,就連引以為傲的速度,也非與生俱來。「我在陸運會從200米到800米都跑過,卻從沒跑過100米短跑,因為我的同學都比我跑得快,我要憑後天鍛鍊。」

祖父曾效家鄉球會伯明翰,他卻要到16歲才接受正統訓練,腳下功夫不時受到球迷質疑。但從港隊教練金判坤到陳曉明、陳志康及李志堅等球會教練,依然對他情有獨鍾,只因從不抱怨的積極態度,勝過不少天才。「最難熬是剛從港會加盟傑志初年,連皮球也控不好,往往將隊友的美妙傳球白白浪費,雖然他們沒有責怪我,但我已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技術不足。當你埋門失機時,難免會沮喪,但再去想着負面情緒亦無補於事,惟有忘記過去,再去想想如何改善。」麥基今季傷愈復出後的入球觸覺更勝從前,除了一如以往在收操後加練射門,亦不時以瑜伽伸展拉筋。「這是女朋友教我的!現在肌肉柔韌度比以前靈活,可能因此連射門也準了。雖然我下個月便29歲,但我不覺得自己老了,只要有心,一定可以繼續進步。過多兩年,我會再報讀運動科學碩士課程或教練班,即使他朝退役了,也能繼續貢獻香港球壇。」如陽光綻放的溫暖笑容,足可融化重重難關。


學廣東話結良緣

粵語博大精深,難怪勤奮好學的麥基也被考起,至今只懂記得寫下自己名字,卻為他牽出跨國情緣,與一起上中文堂的在港出生德籍女友Melissa擦出愛火,獲女友細心指導,廣東話火速進步!

為了與隊友加強溝通,麥基近年找來補習導師學中文,每星期上課兩日,更因此認識了同樣家住西貢、一起報讀的Melissa。在訪問期間,好學的麥基不時以唔鹹唔淡廣東話閒聊,對於「緊」、「咗」、「未」這些時間語法非常熟悉,惟獨認字卻考起他。「到現在我只記得自己的名字怎樣寫,去到茶餐廳也看不懂餐牌,所以來來去去也是叫叉燒飯、四寶飯與雲吞麵。」

麥基笑言現時不時以「公仔卡」認字,與幼稚園課程有點相似,而且除女友外,香港飛馬的年輕隊友亦成為他的最佳導師。「香港飛馬不少球員也是大學生,像『阿聰』(即梁冠聰)及『樂仔』(即陳俊樂)的英文也很不錯,經常糾正我的中文發音,而且他們很乖,不像以前有隊友教我講粗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