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生涯無憾無悔 顏樂楓:追逐最純真足球

201604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傑志小將顏樂楓已在頂級聯賽打滾多年,他眼中的最動人時光,仍是在賽馬會體藝中學的八年學界生涯,曾面對名校挖角卻在最後一刻轉軚留守,付出所有雖未能換來「稱霸全港」的精英賽獎盃,卻使他深明金錢買不到的回憶,比港超冠軍更加珍貴,「光頭」期望未來在職業球壇仍可拋開名利,以對足球最純粹的愛去逐夢。

從小熱愛足球、為着在體壇有好發展而選擇入讀體藝的顏樂楓,轉眼間只差一年就大學畢業,亦已為傑志捧起過不少錦標,在學界精英賽卻顆粒無收,但回望足球生涯,仍是「學界」二字最教他難忘:「那時跟隊友無論上課、吃飯、被老師鬧都一起過,感情非常深厚,一班兄弟為同一目標努力,感覺非職業足球可比。」

徹夜失眠收回轉校決定

顏樂楓在中四踏足職業球壇,更在傑志獲得上陣機會,不少名校勁旅亦向他招手,提供彈性上課時間,讓他有更多時間發展職業足球,當時「光頭」一度決定轉校,更已向教練陳文俊、隊友及老師道別,卻在到新學校會見校長前、經歷一夜失眠之後「反悔」,全因不捨一班體藝人:「在這裏有很多朋友,而且老師、教練都真心對我好,我實在做不出這個決定……」

做事非只為金錢及結果

效忠體藝未有為顏樂楓帶來全港性錦標,三年前更在自己最後一屆學界足球精英賽四強射失十二碼,不但注定他在精英賽「食白果」,更令這位傑志中場從此對「射碼」留下陰影,但他從未後悔,全因中學足球為他帶來的寶貴回憶遠超想像,早早踏入與金錢、贊助等因素掛鈎的職業球壇,也使他更珍惜學界足球的真摯:「小時候看碧咸等球星踢波,以為足球的意義就是錦標及金錢,而且職業球壇也不簡單,但學界生涯教我明白到,做事不應只為錢及結果,用錢買不到的回憶更珍貴,回憶會跟一世……而且也戒掉會鬧隊友的壞脾氣,學懂要互相配合、尊重,才是快樂足球。」

畢業後將全職投身足球

縱使「光頭」常緬懷學界時光、跟往日隊友感情依舊要好,但已做好準備,明年大學畢業後就將全副精神投放到球會賽事,更自信可在現實的職業球壇,保持對足球最真摯的愛:「我真的好喜歡足球!無論如何都很想繼續在球壇發展、追求突破,愛足球的心應該不會消失。」對於未來,顏樂楓除在傑志努力爭取上陣機會,更希望再次入選港隊,再次參與最純粹的足球:「代表港隊是為出生的地方努力,那份認同感會給自己更大動力,輸了,球迷會不開心,贏了,球迷會比我們更高興……那份感覺,應該跟學界很相似!」


「光頭仔」戒絕垃圾食物

國際頂級球星如C朗拿度等,對於飲食作息管理異常嚴格,顏樂楓因兒時受馬甸尼一篇訪問感染,已遠離薯條等垃圾食品多年,正在香港中文大學就讀運動科學與健康教育的他,更希望以課程所學,令體格達到精英運動員水平。

多得馬甸尼啟發

「兒時讀到馬甸尼一篇訪問,他說食薯條、飲汽水等,不可能在一個職業球員的生活中發生,所以自小我就沒吃過薯條,最多買個包、食粟米。」顏樂楓雖然年紀輕輕,但脂肪比率之低,長時間維持在傑志隊內的三甲位置,「若想踢高水平的足球,起碼生活管理方面要做到頂級球星的質素,若體格不達標,足球水平也不會去到那級數。」

「光頭」又希望在大學所學得的運動知識,對球員生涯有所幫助:「之前學到的理論指,一個精英運動員每天應有四小時作高強度訓練,其餘時間都要休息。」但目前仍忙於學業的他難以有充足休息,遇着考試測驗,更被迫放棄操練,但他仍決心在畢業後做好自我管理:「我知道要如何做(管理作息),畢業後全職踢波,就有機會做到,希望可以用學到的東西幫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