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超聯 韓援朴燦鍾:I Love HK!

2016040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韓援朴燦鍾:I Love HK!

韓風繼續吹,季中加盟元朗的韓援前鋒朴燦鍾,迅即融入香港擄獲街坊球迷寵愛。「走在街上都是播着K-POP,我還以為自己回到首爾!」一口流利英語,源於歐洲闖蕩。年僅19歲便從蔚山老家遠走克羅地亞,浪迹3國輾轉來港,只為追逐未圓足球夢。「好多人說我不夠好,但我不會放棄!」韓流魅力,除了<<太陽的後裔>>宋慧喬與宋仲基,還有從不言敗的堅韌鬥志。

3個月學好英文交流

2002年韓日世界盃,朴智星入球帶領南韓首闖4強創歷史,開啟南韓球員登陸歐洲球壇大門。當時的朴燦鍾,只得13歲。「朴智星是南韓無人不識的英雄,我也夢想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到歐洲踢球!」一語成真,19歲便遠走克羅地亞加盟當地丙組球會,卻竟是情非得以。「我試過向不少國內球會叩門,但他們總認為我不夠好,未能在職業球隊爭得一席,在朋友介紹下,鼓氣勇氣到歐洲一試。」如今英語琅琅上口,朴燦鍾在歐洲生活初期卻因語言隔閡如同自閉,只好每日操練過後返回宿舍自學英文,過了3個月,終能向隊友說出完整句子溝通。「那時的我還年輕,相比起球場上的競爭,球場外的意志鍛鍊更加刻苦。試過有次扭傷了足踝,連起床走路都困難,一日三餐也是自己下廚。我們的球會職員不多,需要獨立解決生活問題,相比下香港幸福得多了,大小事都有元朗職員從旁協助。」


朴燦鍾的偶像是史雲斯中場奇誠庸,據傳這名南韓星級國腳周薪超過4萬鎊(44萬港元)。南韓足球風光背後,仍有萬千小將流落歐洲低組別聯賽,不惜接受最低工資尋夢。「東歐聯賽低組別球會因經濟不景,不時拖糧欠薪。說起來真的要感謝父母體諒,來到香港後,我才可掏出一點薪金當家用。」為節省開支,朴燦鍾浪迹東歐兩年半也未嘗回鄉。直至與波斯尼亞乙組球會約滿後,再次返國尋求機會,得到的仍是同一答案:「你不夠好!」他卻堅拒言棄:「是很沮喪,但我的生命只有足球,惟有努力變得更好。」

元朗球迷送雞湯 感受港式人情

朴燦鍾回國後一邊工作,一邊隨大學球隊保持訓練,卻始終不肯心息。去年夏天再赴葡萄牙試腳,橫跨半個地球,仍是難關重重。「那時候我與十多個中國球員一起跟操,最年輕的只有15、16歲,競爭比起東歐更激烈。」夢想漸遠,豈料命運早有安排。在云云相若的亞洲人面孔中,朴燦鍾偶遇來自香港的歐陽耀冲,適逢「歐冲」經理人到彼邦探班,元朗恰巧正有亞援名額空缺,代為引薦加盟。在港短短數月,這名26歲前鋒大多後備上陣,卻也攻入2球,即使受傷了,也不再一人獨行。「有球迷特別煲了雞湯給我進補,還為我準備了一堆韓式零食過新年,親切地說起韓文。不像以往在歐洲,偶爾會承受奇怪目光,指着我說中國人。即使有球會給我100萬元,我也不想離開香港,但願能在這遍福地證明自己。」儘管來季前途未可料,在香港尋回溫暖的「Park」,定會讓夢想繼續起飛。



感激Kim Sir建立韓援口碑

港隊教練金判坤(Kim Sir)的「Die For Hong Kong」韓式熱血精神,感動全港市民。朴燦鍾直言多得「Kim Sir」為南韓球員在港建立口碑,即使近年韓援大多來去匆匆,也盼互相照應勉勵,令香港球壇再掀韓風。

尹東憲係HK指南針

連朴智星都聽過「Kim Sir」大名,朴燦鍾自然不例外。「Kim Sir在南韓非常出名,我其中一位教練也認識Kim Sir,早知道他為香港足球的付出。正正因為他,令不少香港球會對南韓球員留下好印象。」不過近年在港韓援大多來去匆匆,灝天黃大仙中場尹東憲今季「去而復反」,成為朴燦鍾的在港指南針,朴燦鍾說:「我們每隔2、3日便電聯對方,他就像我的哥哥,在我來港後幫上不少忙,還有標準流浪的池慶訓,偶爾也有飯聚。我們的球隊也在為護級奮戰,最希望當然是來年仍能一起在港踢球。」

即使技術質素有別,南韓球員的紀律與訓練態度向來都有保證,朴燦鍾自言是源於南韓人的重禮傳統:「南韓人非常重視輩份禮教,作為球員可向教練提出意見,卻不可有任何投訴。以前在南韓的操練非常刻苦,有時甚至一日4課,我們從不敢有任何怨言,惟有收操後回到宿舍抱頭大睡。雖然教練們大多很嚴厲,但在球場以外,我們都視教練為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