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嘢講】 城寨出英雄 美路史拿域抗逆靠忍

201609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東方龍獅中場美路史拿域在港超揭幕戰後備登場入球奠勝,絲毫不像剛從重傷掛靴邊緣走過來。「哪段日子只餘痛苦,但我選擇相信自己,相信神!」小時候經歷戰亂流離,初來香港蝸居九龍城劏房,這名克羅地亞「Cool魔」早已百煉成鋼,在人月團圓的中秋佳節前夕,即使孤身一人,依然冷對逆境抗爭到底。

「我曾經在這裏住過2個月,只有百多呎,又沒有電梯,但既然人在異鄉,便惟有接受!」美路史拿域隔着馬路遙指九龍城「舊居」,不苟言笑的Cool爆外表不由得苦笑起來。不經不覺來港落班4年,低調的「美路」往往能在重要關頭入球打救球隊,儼如城寨英雄救急扶危。曾入選克羅地亞小國腳,出身自名牌球會薩格勒布戴拿模,昔日隊友莫迪歷現於皇家馬德里年賺過億元。飄洋過海,美路卻未覺自降身價。「那時我因傷病,整整一年未能出賽,還有很多很多問題,令我只想離開家鄉,在新環境重新開始。我曾去過土耳其試腳,但那些經紀手段骯髒,球員要付錢『收虧』才能落場。」

美路不愛笑,入球後只會輕抽淡寫慶祝,記者要求他笑對鏡頭,更是一臉難為情。「我雖然不愛笑,但我內心還是快樂的。總好過有些人笑裏藏刀,你永遠不知他在盤算什麼,我也吃過不少苦頭。」美路在港首兩個球季遷居5次,從九龍城蝸居到九龍塘2000呎豪宅。顛沛流離,卻從未抱怨。「比起小時候曾因戰亂住進防空洞,這些考驗實在不算什麼,還記得當時的我只得5歲,與弟弟一起跟着祖母走難,和父母分隔異地多月才重聚。克羅地亞與香港的的生活節奏很不同,但我很快便適應香港,坐地鐵、吃在茶餐廳、跟着隊友說廣東話,一切新奇有趣,球會亦待我不錯,自己也沒想過一待便是4年。」

前季加盟班霸東方,美路不減「殺手」本色屢刃強敵,惟去季中被外借至夢想駿其後,儼如銷聲匿跡,原來幾乎重傷收山!「我兩雙腿的筋腱組織老化,在回國養傷期間,花掉不少金錢尋求名醫。那兩個月雙腿痛得連走路亦困難,醫生說我只有保持耐性,我真的有想過從此不能再踢球,甚至考慮報讀教練課程,為未來打算。」與其放棄,美路選擇相信,將雙腿託付上帝。如今久傷初愈,依然未感掉以輕心,每早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拉筋及按摩,逐漸謝絕夜生活,好好休養生息。「到了30歲,球員健康便會響起警號,不能再像年輕時夜夜笙歌,現在的我也比以前成熟了。」不像東方的巴西隊友有家人相伴,美路至今仍是孤家寡人,現時港超亦僅得他來自克羅地亞,難免會有寂寞時。他自爆曾與「港女」相戀,可惜無疾而終。那麼可會在港落地生根?「未來的事誰知道呢!」原來「Cool魔」也懂得笑的。


Cool魔愛同土炮篤波

外表Cool到爆的美路史拿域,其實十分「玩得」,與土炮隊友打成一片,最愛「篤波」打桌球過招,但原來美路小時候竟是學習冰上曲棍球在先,果真「球球是道」!

不少外援大多愛自成一角,美路卻與土炮隊友特別投緣,不時相約「篤波」:「克羅地亞的桌球與香港的英式桌球有點分別,比較小一點,最初我也向隊友們交了不少『學費』,像李志豪、梁子駿也是高手,但打得最好一定是李康廉。」美路8歲便加入薩格勒布的足球學校,但原來最初竟是學習冰上曲棍球,被教練認為不夠「大隻」才轉踢足球。

儘管克羅地亞國家隊近年戰績一般,青訓系統及教練培訓卻愈見完善。曾效力屯門、元朗等本地球隊的黑山守將美亞早前回港加入車路士足球學校(香港)教練團,與美亞分屬好友的美路,直言也欲將個人所學,傳授予香港小將:「我們自幼訓練着重用球,所以克羅地亞球員大多技術不錯,時至今日仍有『小巴西』美譽。香港訓練較多注重奔跑及走位,相對較為體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