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嘢講】扭扭昌10年頓悟:寧可做配角

2016110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3屆視帝黎耀祥,香港觀眾無人不識;「牛奶仔」黎永昌,老一輩球迷仍然津津樂道。黎耀昌是誰?兩周前外借倒戈南華如同球王上身,職業生涯首次梅開二度,facebook洗版效應一時無兩。10年綠葉翻身變主角,理應吐氣揚眉,「阿昌」卻雲淡風輕:「我從來唔覺得自己唔抵,與其畀人捧到名大於實,我寧願做番實大於名嘅小配角。」大智若愚,終可後發先至。

一個金球引來瘋狂洗版,更令冷落他的前任南華看守教練列卡度「一燉再燉」,即使未有入選東亞足球錦標賽的港隊名單,黎耀昌,毫無疑問是這陣子最多球迷討論的名字。倒戈入波,其實對「阿昌」而言並非新鮮事,早在效力天水圍飛馬首季,便曾在香港大球場離門40碼轟破母會流浪大門。「當時冇直播,本地波亦冇乜人睇,講番起都冇人記得。」

花無百日紅,不經不覺縱橫球圈10年,「阿昌」自然心領神會:「我唔想再喺Rambo(列卡度)傷口上灑鹽,佢有佢嘅難處,球圈始終好現實。由出道到而家,我都未試過突然有咁多人留意,但只要我下場踢得唔好,又可能會話我只踢得1、2場好波。讚美聲音好易令人沖昏頭腦,我寧願大家繼續批評我。」

鵪鶉仔兒時夢想做Sales

自幼已在摩士公園扭遍街場無敵手,小學對手更要找來專人「招呼」,明明可以自信過人,他卻偏偏戰戰兢兢,就連兒時夢想也只是做Sales(售貨員)!沒有志氣?他卻另有想法:「做Sales好失禮咩?我相信以我口才,一樣可以做到Top Sales。我算容易滿足,外界覺得我十幾年嚟浮浮沉沉,但我從來唔覺得自己唔抵,只係表現唔夠穩定。」初出道的黎耀昌不算一鳴驚人,但逢人扭人的過人膽識,亦曾覓得知音人,一次預備組賽事連扭幾關技驚四座,獲得當時的天水圍飛馬招手。「其實嗰時已有機會踢南華,但唔少人擔心我當時只得19歲,太後生應付唔到壓力,而且始終係街波出身,戰術意識係爭啲,好彩嘅係我遇過唔少教練都樂意指導糾正,好似理文流浪兩位教練(馮凱文與林慶麟)鼓勵地面進攻,就算偶有失誤亦鼓勵我哋建立風格。」

「阿昌」自言是幸運一群,2009年東亞運金牌創造傳奇一刻,他也是成員之一,即使只曾後備上陣20分鐘。無奈逾半隊友早已淡出球圈,被視作年輕球員多年的他,今年亦已28歲,說他大器晚成,不如說是心態決定命運:「初入球圈已有唔少人叫我轉行,我自己都有諗過,畢竟盃又捧過,球會散班又試過,踢嚟踢去都踢唔到上一線,我畀過最後時限自己,不過當年喺黃大仙表現唔錯,當時人工唔算高,惟有教波幫補,後來仲畀南華賞識。追夢同生活要平衡,你踢到幾多,人哋就畀幾多你,選擇咗就唔好埋怨。」

知足常樂,表面「冇乜所謂」的阿昌,曾入以選香港隊為目標,惟自2010年亞洲盃外圍賽後,便未嘗再披港隊戰衣,即使效力黃大仙期間曾獲重召,但未嘗操練便被剔出決選名單。有說入籍猛將剝削「本土派」機會,阿昌淡然以對:「入籍球員的確係有幫助,想入選惟有踢得比辛祖同艾力士更好。」

怨天尤人與圖強自決,「阿昌」選擇了後者,季初主動向南華提出外借,重返母會理文流浪。10年人事幾番新,理文流浪今季換上新氣象,「阿昌」亦不再是當日在朋友三催四請才敢投考青年軍的「鵪鶉仔」,不時以身作則鼓勵年輕隊友。「贏南華賽後收到好多message,最難忘係偶像兼老友李康廉提醒我要謙卑。依家嘅我有少少變咗,唔係因為得咗,而係對自己更加有要求,練波時應玩則玩,唔再好似以前成日嘻嘻哈哈。」不變的,是他那10年如一日的不修邊幅髮型:「踢波唔係睇造型,啱自己嘅就唔好變」,「阿昌」自辯說。找對定位不猶豫,方可覓得新出路。